苏漓

[TSN][ME]How To Raise A Baby 01-03

🍓 草莓信徒:

*mpreg设定,非ABO,雷者慎入


*按照惯例我晚上或明天还会有一次更新,然而并不知道更哪篇……


01


在一周内接二连三的接到自家老妈的电话,Mark Zuckerberg开始觉得事情可能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他跟母亲的关系很好,每周都会有固定时间通话。Karen是个开明的家长,这也决定了她其实非常能体谅Mark目前高强度的工作,她并不会轻易打破习惯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自家儿子。


 


Mark回想了一下,他差不多是五天前接到了Karen的电话。当时,Karen听起来就有那么一点怪异。听听她是怎么跟他说的——


 


“Mark,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们,我说,我跟Ed?”


 


Mark起初不以为意,他当然不至于事事都告诉Karen,但是也应该没刻意隐瞒过什么。


 


他一边打字一边应付母亲的心血来潮:“emmm,你说哪个方面,我没觉得我有什么重大事项没有告知你们。除了Facebook相关,不过我想你们不感兴趣。”


 


“跟Facebook无关,我是说,你的私人生活。你上一次有固定交往的对象是在什么时候?”Karen听起来很严肃。


 


“很久以前,那很重要?我以为我还没有到被催婚的年纪。妈妈,你知道我目前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年内Facebook上市这件事上面,暂时没有时间考虑这个。”


 


Karen不依不饶:“很久是多久?好吧,具体一点地说,三四年前,你有没有固定交往的对象?”


 


“没有,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忙的妈妈。”


 


“好吧。那么,你有没有可能,在这期间,跟非固定交往的对象,有孩子什么的……”


 


Mark失笑:“你怎么会这么想,妈妈,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如果那么久之前我就有了孩子,我绝不可能瞒你们这么久。我干嘛这么做?如果我有了孩子,我说日后,我保证你跟爸爸是最早知道的人,好吗?”


 


Karen的声音听起来居然有一点失望,她犹豫地说:“你确定?可不可能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Mark扶额:“不可能,我确信。说真的妈妈,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我真的暂时还没有结婚生子的打算,我暂时也不想跟任何人有孩子。”


 


Karen看了看庭院里跟Ed玩闹的小小身影,想了想还是咽下原本要说的话:“Mark,我并不想干涉你的人生。只是,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孩子存在,我跟你爸爸希望能看着他长大。”


 


Mark虽然觉得困惑,但还是回应了母亲:“我保证,妈妈,如果我有孩子,你跟爸爸一定会经常看到他。你跟爸爸是最好的父母,虽然我没这么说过,但是我确实这么认为。如果我有孩子,我会希望你们跟我一样教养他。”


 


本来Mark只是以为这段对话只是Karen一时地有感而发,但是过了两天之后,他再一次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Mark,你真的确定不会有人有你的孩子?”这一次Karen的声音无比郑重。


 


如果是别的什么人一而再纠缠他回答过的问题,他会当场甩脸色。但是这是Karen,并且Karen从来不是一个缠人的妈妈。


 


“OK,妈妈,我不管你是听到了什么,我只能说那都不是真的。我十二岁的时候你跟爸爸亲自给我做的性教育,我一直都记得,我知道怎么避孕好吗?我发誓,在我不打算生孩子的时候,我没有跟任何人有过无保护的性行为,没有人,能有我的孩子。”


 


Mark说得很认真,他几乎立刻说服了Karen。但是在脱口而出以后,Mark突然想起来,他其实是跟一个人有过无保护的性行为。但是,鉴于那个人不可能跟他有孩子,Mark不打算修正这段话。


 


结束跟Karen的对话之后,Mark找来了公关负责人询问。


 


“最近有关于我私生活的传闻吗?比如,我有私生子或者隐婚什么的。”


 


公关负责人差点维持不住表情,惊恐得说:“Mark,你不是这么干了吧!跟我保证你没有!”


 


Facebook即将上市的关口,他真的承受不住这种飞来横祸。


 


Mark摆手否认:“No,这不是我的作风,只是,我妈妈,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听到了一些流言,而她信以为真。我想,我需要打个电话给Randi。”


 


只可惜,在Randi那里,他仍然一无所获。因为Randi也在Facebook任职,所以Karen打电话给她详细了解了Mark的私生活状态,Randi只当是妈妈例行为Mark操心,并没有多想。


 


什么都问不出来,Mark只能把这件事暂时性地抛到一边。他前段时间给父母亲预定了一个环球旅行的行程,就在这几天启程。他打算等父母亲回来以后,再来跟Karen谈谈。


 


然而事情并没能像他指望的那样发展。他一周内第三次接到了Karen的电话。而这一次,Karen没有问他任何事,只是坚决地重复:“Mark,我需要你回家一趟,立即,马上。”


 


“妈妈,你知道我不能放下我手头的事情不管,我需要时间安排。不如等你和爸爸旅行回来我们再谈?或者,你可以在电话里告诉我——”


 


“Mark,不管你手上有多少大事,我现在要求你,马上回家。”


 


Karen前所未有的郑重其事让Mark也严肃起来:“妈妈,告诉我,不是你跟爸爸出什么事情了吧?需要我通知Randi吗?”


 


“不,我跟Ed都很好,事实上这件事跟我们无关,只跟你有关系。不用告诉你的三个姐妹,你一个人回来。”


 


当晚,Mark就坐上了飞往东岸纽约的航班。他一路上忧心忡忡,以Karen的性格和为人处世,他实在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会让她这么担心。他虽然从来不是个省心的孩子,但是自认也没有做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只有一件。可是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Karen不可能会知道。事实上,除了他们俩,没有人知道。他曾经跟最好的朋友滚上床,对方还是个同性,这是Mark Zuckerberg迄今最大的秘密。但他不认为这件事会泄露出去,因为那个人,他绝不可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他曾经跟Eduardo Saverin有过超越友谊的关系,没有任何人知晓,甚至包括Dustin和Chris在内。他甚至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可能是酒精,可能是别的什么,总之他们俩都紧张刺激的像是初次偷吃禁果的青少年。这种隐秘的联系持续过一段时间,Mark甚至承认,他有过一段时间相当沉迷于此。直到今天,Mark也不能说,他完全忘记了那段日子。


 


但是所有人更不能忘记随后发生的一切。他跟Wardo产生分歧,互相伤害,然后斩断所有情感联系。纵使Mark是先下手斩断这段联系的人,但是在冷静下来之后,在理性冷却以后,他也曾经有过期盼,期盼或许时间可以修复一切。但是,09年,Eduardo移居新加坡表明了他无意再跟Mark产生丝毫联系。


 


Mark说不上那是什么感觉,他总是很忙,并没有留给自己多少时间去弄清楚这些。大概是他清楚,即使他想明白了,也早已于事无补。他得用余生去面对这种失去,甚至有时候极度忙碌到晃神的时候,他会觉得,他失去的和得到的一样多。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希望Karen不是从哪个渠道得知了他跟Eduardo的过去。他不打算跟任何人谈这个,即使是Karen也不行。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已经太迟了。


 


02


Mark到达JFK机场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虽然他早已经提前告诉了Karen他到达的时间,但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生气,总之他被告知了不会有人来接他。他只得给自己叫了辆Uber,希望Karen的火气别太大。Mark深知Mrs.Zuckerberg虽然是个爽朗大方的女性,但是生起气来绝对非常可怕。


 


纽约的温度跟旧金山差别很大,Mark又是匆匆忙忙赶回家,身上还穿着短袖,即使他不大怕冷,但是从带着暖气的机场出门的那一刻,还是被扑面而来的寒风冻得打了个寒颤。上了车以后,因为过分疲倦,他在车里睡着了,到了地方才被司机喊醒付钱。


 


他刚下车就发现外面已经开始下雪,洋洋洒洒搓棉扯絮一般。他暗自呻吟了一声,觉得自己今天大概是诸事不顺。他怕被认出来,并不敢直接到家门口,而是距离一条街的地方下的车。甫一落地,他就觉得脚上的运动鞋湿了个透心凉。


 


Shit!他暗骂,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的方向走。


 


走出了一段以后,他觉得身后有呼哧呼哧的声音追着他,他回头看了看,却没有看到什么人影,疑惑地皱了皱眉。他转过身打算走,却感觉自己的裤腿被拽住了。他回头一看,顿时失笑。


 


难怪他没有看到,跟着他跑的是一个很小的孩子,穿得很厚实,帽子口罩围巾,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他的脸,只露出了一对眼睛。他个子很小,Mark猜应该不会超过两周岁,只比他膝盖高上一丁点儿,真是很容易忽略。


 


这是个怕生的宝宝,看到Mark蹲下来看他的时候,还下意识地缩了一下,但还是怯生生地朝他伸出了小手,手里拿着的是一把给小宝宝用的卡通伞。他应该是看Mark没有带伞走在风雪中,所以想把自己的小伞给他。


 


Mark被很多人帮助过,但是遇到这么小的宝宝还是第一次。他想摸摸头,伸出手才觉得早已经冻僵了,怕冰到这孩子,不好意思地缩回去,笑着对这小天使说:“谢谢,不过不用了,你自己用吧,我家就住在前面。”


 


小宝宝看着他冻得通红的双手,瞪圆了眼睛,发出一声无声的惊呼,小小的手拽住了Mark的大手,他拉下了自己的口罩,努力地对着大人的手掌呵着气,似乎想让他暖和一点。


 


而Mark,在小孩拉下口罩的那一刻,就仿佛被闪电击中一样动弹不得。他看着那张小小的脸蛋,脑子里如同被惊雷劈开了一道缝。如果任何跟Zuckerberg家熟识的人在这里,必然能认出,这个孩子,几乎和童年的Mark长得如出一辙。一样的发色,瞳色,甚至小帽子旁边调皮得溜出来的小发卷,都一模一样。Mark几乎能断定,如果拿开他的小帽子,肯定也是跟他小时候一样,一脑袋的小卷毛。


 


Mark闭上了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孩子只是个幻觉。但是睁开眼睛,他还在那里,呼呼地对着他的手掌吹着气。好像觉得呼气没有使Mark暖起来,他皱起小眉头,将Mark的大手贴在他暖呼呼的小脸蛋上,虽然被冰得抖了一下,可是他仿佛才觉得满意似的,仰头看着Mark,咧开小嘴巴,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Mark看着他左脸上的单边小酒窝,忍不住伸出手戳了一下。他不常笑,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左脸上,只要一笑起来,就会一个浅浅的酒窝。


 


他颤抖地抚摸着这孩子的酒窝,顿时觉得一股热气袭上了他的眼睛,让他变得模糊起来。他想,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会叫他回家。可是这说不通,他根本不可能会有这么一个孩子。


 


“你是谁?”Mark的声音有点儿颤抖,可是小孩只是有点儿困惑地看着他,一双几乎跟他一模一样的蓝眼睛纯净又天真。


 


“Madison,Madison你在哪里?我们要回家了!”


 


身后传来Mark熟悉的喊声,小小的孩子立刻挣脱了Mark,往声音的方向跑过去,Mark看着他扑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他的父亲Edward抱起了他,伸手刮了刮他挺翘的小鼻头,疼爱地责备:“怎么把口罩取下来了,多冷呀。”


 


Mark无措地站起身,低低地唤了一声:“爸爸。”


 


Edward看着狼狈又震惊的儿子,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声叹息,半晌才说:“看来你已经见过这孩子了。”


 


Mark看着那小小的孩子,他双手圈着Edward的脖子,依赖地靠在他怀里,好奇地看着他。


 


“爸爸,这不可能,我没有,我不知道。或许他不是……不,我不是不愿意承认他,可是真的不可能……”Mark语无伦次,最终在那双纯净的蓝眼睛的注视下失语。他的理智告诉他,他绝无可能有这么一个孩子,可是这孩子活生生的在他面前,这让他说出口的话都像是谎言。


 


Edward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这也是Mark成年以后极少数的在父母面前展现脆弱,他心疼的看着手足无措的儿子,说:“先回家,Mark,我们回家。无论是什么事情,都有我跟Karen在。Mark,我们是你的父母,我们永远都跟你站在一起。”


 


03


Mark一直到洗完澡换过衣服,他那价值千金的脑子仍然是一团浆糊。他已经在这段时间内捋了一遍所有可疑的男女关系,但是却找不出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因为从这个孩子的年纪来看,他的母亲大概是09年到10年左右有的他,可是他那段时间根本没有跟任何人有任何亲密关系。他当然不算禁欲主义者,但是一来Facebook的飞速发展占去了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分不出心神去考虑其他;另外一方面,他仍然没有从跟前度密友的关系破裂之中走出来,这种情况下他对其他人也不可能产生兴趣。


 


或者,这个孩子只是跟他长得很像罢了。Mark看着在客厅里追逐嬉戏的小身影,眼神不知不觉得染上几分温柔。或许,他只是跟他有着亲属关系也说不定。


 


Edward也在一旁看护着那孩子,他真的太小了,加上冬天衣服穿得厚,走起路来歪歪倒倒的,像一个企鹅一样,有着别样的可爱,Mark看着,不觉露出笑容。


 


“他叫Madison?”Mark问父亲。


 


Edward脸上愉悦的神情逐渐消失,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才慢慢摇头:“不,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跟你妈妈叫他Madison,是因为我是在麦迪逊大街捡到他的。”


 


“你们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吗?”


 


“Mark,Madison不会说话。”Edward看着他,神情悲伤。


 


Mark被一股哀伤又难过的情绪击中,他的眼中几乎有泪光闪现,他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就好像心脏一被人捏在手中肆意揉弄一样生疼。他看着那个小小的快活的孩子,发现他即使笑,也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


 


Edward看起来同样失落心痛:“不知道,我检查过他的发声器官,并没有问题,他也能听得到,但是他就是不说话。我猜,他可能受过很大的惊吓。”


 


Karen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他们一家三口站在一起,共同地看着那个小小的,牵动所有人情绪的宝宝。


 


“我们是在麦迪逊大街遇到他的,当时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窜出来的,抱着你爸爸的腿不放。我们本来想把他送到警察局,直到我看到他的脸,Mark,他太像你小时候了。我害怕这里面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会给你带来麻烦,所以我们把他带回了家。”


 


“他不能说话,一开始非常的怕生。他什么都不记得了,问他什么他都不会回应。但是Mark,他真的很像你。不止长相,他的聪明也像你,你妈妈教他算数,从来只用说一遍。他甚至比你小时候还要聪明。”


 


“我们打听过了,在Madison出现那一天,附近有出现一起凶杀案,只知道被害的是一名外籍女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没有人报道说有孩子失踪了。但是,Madison应该与那个案子有关,他当时穿的衣服上有明显的血迹,自己身上也有淤青。我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只是他到现在,半夜还会被噩梦吓醒。”


 


“不管Madison的母亲是谁,我想她都不会是个简单的人物。这是我们发现Madison的时候,他身上穿的衣服。”


 


Mark看着母亲手上那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衣服,虽然已经染上了大片变色的血迹,但是仍然能看得出质地做工不俗。他拿过那件衣服,发现衣服领标的地方,绣着baby Dior的品牌标识。Mark对奢侈品牌的概念堪称贫瘠,但是Dior仍然是他有限范围内知道的几个品牌。小孩子长得快,普通家庭,不会给孩子买这种价位的童装。据此判断,这孩子之前的生活环境一定不错。


 


但,这并没有对Mark有什么帮助,他看起来更困惑了。


 


“我想不起来,妈妈,会不会是弄错了,可不可能他只是单纯的跟我长得像?”


 


Edward看着他,叹了口气:“在你妈妈打电话让你回家之前,我们拿到了我们跟Madison亲缘鉴定的结果。我们跟Madison有着确认无疑的亲缘关系,我们是他祖父母的可能性最高。鉴于你没有别的兄弟,而你的姐妹也不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冒出来这么大的孩子,Madison确实最有可能是你的孩子。”


 


Mark震惊地看着那个小身影,一时五味杂陈。但是在复杂的情绪里面,又有一股他绝对不能否认的强烈喜悦在滋生。


 


“已经有人注意到我们家突然出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孩子,这里距离凶杀案发生的地点又太近,我不知道为什么Madison没有出现在安珀警报,但是我想继续把他留在这里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跟你妈妈会按照原先计划的那样,先来一趟环球旅行,而你那里,应该能更好地保护好这孩子。在没有查清楚他母亲是谁,他跟那桩凶杀案有什么关系的情况下,不能让Madison被曝光,这对你对他,都会是灾难。”


 


Mark同意了父母亲的说法,决意将Madison带回旧金山。这个孩子身上有太多的谜团,而Karen跟Edward年纪已经大了,不应该再为此操心。


 


只是计划好的事情,在面对小小的宝宝的时候,差点功亏一篑。Madison虽然看起来也很喜欢Mark,吃饭的时候总是会偷偷地看家里多出来的大人,看到Mark在看他的时候,就会缩到Edward或Karen的身后,然后悄悄探出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但他毕竟是第一天见到Mark,当Edward跟Karen跟他说明,他要跟着Mark走的时候,小小的宝宝立刻慌慌张张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在Edward的身后,眼睛里包了一包泪,想哭又不敢哭。


 


已经疼他像心肝一样的Karen跟Edward那里受得了这个,首先扛不住的居然不是Karen而是Edward。他抱着宝宝亲了又亲,百般安慰,差点就不让他走了。


 


倒是Mark比他们心肠硬些,他果断地说:“不行,他留在这里,不止对他自己,对你们也会有危险。你们如果舍不得他,旅游回来后就去旧金山住一阵子。事情解决之前,他不能回到这里。”


 


Madison真的是个很乖的孩子,即使百般不情愿,但是大人决定了,他也没有哭闹,只是上车以后,他终于没忍住,小脸蛋紧紧贴在车窗上,看着挥手跟他说再见的Edward,开始无声抽泣起来。


 


车窗外的Karen跟Edward也非常舍不得他,Karen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满脸,Edward颤颤地摘下了眼镜,不住地擦拭着眼角。


 


Mark看着儿童座椅上那小小的身影,已经远得看不到Karen跟Edward了,可是Madison显然还陷在难过的情绪里面,小小的身体不住地抽噎。他轻叹了口气,解开了儿童座椅的安全带,将他抱到了怀里,几乎是立刻地,一双软软的小手臂立刻依赖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Mark不住地轻抚着他的背,给他顺着气,温柔地安抚着小小的宝宝。如果让熟识他的人看到这一幕,想必要摔碎一地眼镜。


 


慢慢地,Madison停止了啜泣。他渐渐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还有点儿陌生的叔叔身上,觉得不大好意思,小脸蛋羞得红通通的,好像有点儿为刚刚的哭鼻子难为情。Mark觉得他十分可爱,唇角微抿,露出一丝笑意。


 


小小的宝宝惊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叔叔,先是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蛋,又伸出了短短的小手指头,戳了戳Mark脸上那跟他在同样位置的酒涡,惊讶地张大了小嘴巴。

评论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