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ME/微DE/性转]掌上花(一)

hayato:

原梗地址:http://wdfbhkyfvxsj.lofter.com/post/1d2d2114_ee85c6f3


 


中世纪太难写,改成差不多18世纪的欧洲吧,反正存在很多瞎编成分。


内容大致上就是DE初恋,ME真爱。ME先婚后爱这样,丹总要到很后面才正式登场_(:зゝ∠)_


花朵性转,封建社会,女性地位不太高,注意排雷。


铁板钉钉的ooc,不喜请按x,谢谢。




1
马车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车轮碾过腐败的枯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牧羊人听到声音回过头,随即驱赶着羊群往边上靠了靠让出可供车辆通行的道路。乡野村民从未见过如此豪华的马车,黑色的车厢几乎比普通马车宽上一倍,由四匹骏马共同拉动,车顶与四壁雕刻着精美繁复的花纹,车窗上挂着鲜艳的红丝绒窗帘,玻璃被擦得一尘不染折射出透明的阳光。他不由多看了几眼,这时窗帘刚好掀开,里头露出半张惊人貌美的脸,牧羊人呼吸一窒,顿时看呆了,用来驱赶羊群的皮鞭也不小心掉落在了地上。车厢内的贵族小姐正沉浸在思绪里,并未注意到自己被人窥视着,坐在她身边的贴身女仆却发现了无礼的视线,她警告的朝着窗外狠狠瞪了一眼,牧羊人立刻慌慌张张的低下头,直至马车消失也不敢抬起脑袋。

“小姐。”艾米丽轻轻呼唤了一声。

Eduardo回过神,“我们到哪里了?”

“已经越过莱斯特郡的边界,就快到达费斯庄园了。”

Eduardo点点头,支起手臂撑住小巧的下巴,看向窗外又发起了呆。

艾米丽打量了一番她的主人,试探性的问道,“您一定累了吧,赶了一上午的路,我想到达目的地可能还需要两小时左右,您不如先睡一会?”

艾米丽是作为Eduardo的陪嫁仆人和她一同前往费斯庄园的,这是一桩贵族间喜闻乐见的联姻——萨维林伯爵家的千金嫁给扎克伯格男爵,值得一提的是扎克伯格男爵由于父亲的早逝年纪轻轻便继承了世袭的爵位,说起来他甚至比年芳二十一的萨维林小姐还要小上一岁。男爵的领地宽广而富饶,他又善于经营,是现在少有的既有地位又有钱的贵族老爷,上流社会尚未婚配的小姐们几乎人人都想嫁给他。

马车在崎岖的小路上又行驶了一段,道路逐渐开阔起来。眼前的景色已经变成了大片的玫瑰花种植地。

“这可真美啊!想必这就是扎克伯格男爵那片享誉全国的玫瑰花田吧。”艾米丽惊呼道。

Eduardo打开车窗,带着沁人花香的微风飘进了车厢,她心里的烦闷似乎也被吹散了一些。

Eduardo是萨维林伯爵最小的女儿,生活在艾洛特庄园,伯爵膝下还有两个儿子。在当今时代,女性最多的意义是作为男人的附属品,没有资格拥有自己的财产,就连贵族小姐也不例外,长子继承爵位,其他儿子平分家产,女儿仅能在出嫁时获得一份嫁妆。比起那些村妇,贵族小姐们需要从小学习音乐,鉴赏艺术,诵读诗歌,培养出色的品味和眼界,即使这些也不过是为了她们将来能够牟取一份理想婚姻增添筹码罢了。但萨维林伯爵是个例外,Eduardo是他的掌上明珠,他在女儿身上花的心思可不比在两个儿子身上少。如果Eduardo是位绅士,那他的品性和才华无疑会为成为年轻贵族中的佼佼者,可惜作为一位淑女,她只能和所有贵族小姐一样,把嫁给门当户对的丈夫作为人生的最高理想。

也许是赶了大半天的路真的累了,也许是伴随着花香的暖风熏得人欲醉,Eduardo在马车的颠簸中逐渐睡了过去。她迷迷糊糊的做起了梦。

她梦到自己提着裙摆奔跑在麦浪间,正值丰收季节,麦穗沉甸甸垂着头,密密麻麻的金色遮挡住了脚下的路,她不得不一次次拨开恼人的麦秆辨清方向。跑了不知多久,终于到达约定的地点,Eduardo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干草垛上的年轻人,他单手枕在脑后,嘴里衔了根稻草,正悠闲地闭着眼睛假寐,微风拂面,吹起他过长的刘海,露出底下一张英俊的脸庞。

“Daniel!”Eduardo欢快的叫了声。

Daniel睁开双眼,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吐掉嘴里的稻草利索的翻身跳下干草垛,他跑向Eduardo,托着她的腰一把将人抱离地面,快速的旋转了起来,Eduardo在空中发出咯咯的笑声,卷曲的棕色长发荡起波浪飘散在风里。

“Danny,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会的Dudu,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Daniel目光缱绻的看着Eduardo,将她推倒在干草垛里,低头吻上她嫣红的双唇。

“小姐,您醒醒,我们快要到了。”艾米丽叫醒Eduardo,“您可不能这样,让人发现了可怎么好啊。”她忧心忡忡的说着,用手绢替Eduardo按去洇出眼角的泪水。

Eduardo眨眨眼睛,收起了脆弱的神色,她是侯伯家的千金,骨子里透着矜贵,她的举止不仅代表着个人也象征了她的家族,20年来她安享权贵身份带给她的一切荣耀,锦衣玉食,仆从成群,那么现在她也有义务履行贵族小姐的职责,嫁给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Eduardo早就接受了这样的命运,这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Eduardo抚了抚裙摆上的皱褶,“艾米丽,替我倒杯水,再重新整理一下头发,可不能失了体面。”她吩咐道。

艾米丽见主人恢复如常,心里松了一口气,“是,小姐。”

没过多久,马车停在了扎克伯格男爵的城堡门前,时间已经接近黄昏,车夫跳下车座,将踏脚用的矮凳摆放在马车旁,弯下腰,恭敬的打开车门。率先走下来的是艾米丽,接着一只戴着丝绸手套的玉手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她的主人扶着艾米丽的手背缓步踏出车厢。

那一瞬间要说万物失色也丝毫不为过,所有人都震惊在Eduardo的美貌中。从小就习惯各类爱慕眼神的Eduardo坦然接受了众人赞叹的目光,她不动声色的扫了下周围,一眼发现了站在迎接队伍里的男爵,略微吃了一惊。虽然从未见过扎克伯格男爵,但这并不妨碍她通过穿着和气质就辨别出了对方的身份,她走到那个拥有一头卷发,面容如雕刻般深邃的男人面前,提起裙摆行屈膝礼,“男爵大人。”

“萨维林小姐。”Mark单手置于身后弓身回礼。

“像您这样尊贵的先生完全没有必要站在室外,等候的工作让仆人们来执行就可以了。”

“不,恭候大驾是我的荣幸,请给予我这个机会。”

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入城堡。艾米丽恭敬的跟在Eduardo身后,看得出来男爵对自家小姐足够的重视,这是个好现象,她心里想着。扎克伯格家的管家鲁斯福指挥着仆从将Eduardo的行李从马车顶卸下,有序的搬进室内。

扎克伯格男爵的城堡是一栋对称结构的四层建筑,有上百个房间分布其内,装饰低调奢华,摒弃了贵族爱用的红色和黄色而选用蓝色作为主基调,宝蓝色的天鹅绒窗帘坠以金色流苏悬挂在窗户顶端,地板上铺着蓝底暗花的波斯地毯,胡桃木饰面的沙发上安装了与窗帘同色系的丝绒软垫,昂贵的艺术品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客厅和走廊转角处,楼梯边的墙上挂着历代扎克伯格男爵的画像,笔法细致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名家手笔。Eduardo细细的打量着,暗赞主人品味的同时也对男爵殷实的家底感到咂舌。Mark则在旁边时不时为她介绍城堡的结构。

“仆人们就居住在阁楼最两侧的房间里,男仆在左女仆在右,晚上11点由男女两位管家分别落锁,第二天早晨5点才会重新开启。所以深夜城堡里通常只有贴身仆人才能在主人身旁服侍。”

“您的管理真是严谨,想必在如此戒律下,仆从们也会变得相当出色吧。”

“过奖了,小姐的房间到了。”Mark停下步子,把Eduardo引入一间装修雅致的房间,“一路舟车劳顿,请稍事休息,晚上8点会有欢迎舞会。”

Eduardo向Mark行礼,“男爵大人,您太客气了,谢谢如此贴心的款待。”

“Mark。”Mark突然说道。

“什么?”Eduardo不解的看着他。

“请叫我Mark。”

“可是......”Eduardo有些为难,虽然她与Mark已有婚约,但是对于初次见面的人就直呼名讳也显得太过熟稔了些。

Mark却没有给Eduardo置疑的机会,他打断她说,“相对应的,我可以叫你Wardo吗?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想与你尽快的拉近距离。”

Eduardo完全愣住了,她直觉觉得有些不妥,但男爵说的也不无道理,犹豫片刻便答应下来,“那就按照你说的,Mark。”她笑着对男爵说道。

Mark那张线条凛冽的脸瞬间软化,仿佛冰雪消融般的露出愉悦表情,“Wardo,”他叫了一声,兴奋的掂了掂脚,“那么,请允许我暂时离开,我去看看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请自便。”Eduardo朝他微笑颔首。

Mark欠了欠身,转身离去,刚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晚上见,Wardo。”

“晚上见,Mark。”

目送男爵离去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Eduardo走进房间,艾米丽跟在她身后按耐住内心的激动,直到关上门女仆才卸下端正的仪态,兴奋得对Eduardo说,“小姐,男爵大人是真心的喜欢您呢。您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段婚姻。”

如果是别的仆从敢对主人说出这样指手画脚的话来,免不了要遭受一顿斥责,但Eduardo对下人一向宽容,艾米丽又是她的心腹,Eduardo便放纵了她的越轨行为。

艾米丽又上前了一步,凑近Eduardo耳边悄悄说道,“您在新婚之夜趁男爵大人不注意的时候,把鸡血涂在帕巾上,没有人会发现的。放心,我会为您提前准备好东西的。”

Eduardo听后握紧了拳头,男爵对她的喜爱也许仅仅因为她是一个长相漂亮,地位又与他相配的淑女,如果发现她的过去,他还会像现在这样的在意她吗?




-tbc-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