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ME】I'll send flowers

王无罪岁:

简介:大学生华多在课堂上收到署名马克的鲜花,马克本人却矢口否认……讲的是创造facebook之前几个人的大学校园折腾来折腾去的事。


正文:


当一捧花扔到他脸上的时候,马克在回艾瑞卡的邮件。键盘上吧嗒吧嗒,马克龇牙咧嘴,正好吃了一嘴花粉。


透过花丛马克看见对面的人,左眼里是清晰的华多的脸,右眼里是带着花粉的糊一点的华多的脸。


“你什么意思?”华多食指和中指夹着张卡片伸到马克面前,马克觉着这卡片和这花看起来是一家的。而且还有股骚包味儿。


“送给还在读大学三年级的爱德华多萨瓦林先生。”卡片上如是说,下面跟着一段网址。署名赫然是他自个儿的。


“Mark Zuckerberg &You Know Who”


“给我订这种无聊东西也就算了,居然还写错我的年级,记错年级也算了,居然还往上喷阿玛尼骚包香水?”正在读大学一年级,Prada的忠实拥趸华多质问。


上午,送花员连闯哈佛八个大三课堂,怀里的花那不是一般的夸张,进门就一句话,“请问爱德华多萨瓦林先生在不?”还是多亏了一个好心的学长,告诉他萨瓦林在低两个年级,他才来得及,赶得上,把那束花送到正在上课的华多怀里。


中午这事招来了管事的,送花员老老实实地说跟着花有个附件,里面是校园门卡,教学楼门卡和宿舍门卡,用来方便他进校园的。客户交待一定要亲手送给萨瓦林先生呐。


“我知道你不在三年级,所以花不是我送的。”马克摊手。见马克竟用“这事太弱智了所以显然不是我干的”这种反智的理由搪塞他,华多又拿出另一张纸。


课堂签到表。


上面马克的签名和卡片上的一对比,敷衍得如出一辙。


“……”


“话说……你难道不好奇这上面的网址是干嘛的?”


“废话,你写的你不知道?”


“我都说了不是我写的了!”


“咔”,那头达斯汀一掰电脑,已经查好了网址,一家解读花语的网站。


三个脑袋齐齐凑上去,星星点点的生僻小花一一对应,一共两种,一蓝一紫,称不上撞色。


“花语是对不起,和……”


“去你妈的。”


……


“好吧马克我相信不是你干的了,这太没品了你没有这么高的水平。”


华多没眼看了,悻悻散去,达斯汀肚皮贴着床单,从床另一头划水过来。


“华多,你居然能搞到我们的课堂签到表?!”






华多觉得自己被搞了。这样送花明显不是表白,所以他被搞了。但华多很忙,没功夫搭理这种事。


马克也觉得被搞了。不过他觉得是华多被搞了,因为他自己还没有出名到被值得这样整的程度。所以他在这件事中是以“华多的朋友”这样的角色出现的。他讨厌这样,他希望自己快快忘掉它。


达斯汀在校园网新开了个板块,专门帮人修复不够漂亮的履历,只解决小问题,像弄来个签到表就能解决的那种。他不缺钱,只觉得这样热闹。


克里斯没受影响。克里斯时不时暗搓搓对马克表示同情。克里斯生活如常。并对马克表示同情。


“我怎么觉得克里斯这几天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华多把一袋子红牛扔到床上。


“他在同情我。”


“是吗?我不太确定……反正就是不太对。”


“他就是在同情我,”马克揉了揉眉心,“还以为我看不出来。”


华多打开一罐牛奶,嚼着吸管,右边脸颊鼓起来,像含了颗巴旦木。


马克背对着他给电脑开机,不过最近走在学校里有人管他要签名,没什么顺手的纸,签在了餐巾上。奇怪。


趁着电脑还黑屏,华多看见里面映出自己的脸,右半边高高的,伸手扯了扯,没想象中的软。


马克瞥了一眼屏幕里的华多,艾瑞卡是模特脸,没这么好玩。


提到艾瑞卡,回到三天之前,当时他正在回艾瑞卡邮件,被华多打断了,华多用花袭击了他……他最后到底按了发送键没有?


想到这儿马克如坠冰窟。完了。他忘回女朋友的邮件了。艾瑞卡在波士顿大学,两人也不必每天联系,但那天就已经距离艾瑞卡上次联系他有一段时间了。三天前回邮件就已经在令对方不耐烦的边缘,华多怎么那么巧在悬崖边给他临门一脚。完了。


“怎么了?”


“我忘了回艾瑞卡邮件了。”


“……多新鲜啊。”


“她八成又得冷着脸了。”


“……多新鲜啊。”


“喂,我好歹是在谈恋爱,你不觉得你应该稍微给我一点支持?”


“多……这次是真新鲜了。”


电脑亮了,华多的脸也从屏幕上消失。右下角弹出来校园网的推送,头条一般是鸡毛闲事,我哈佛某青年才俊又赚了多少钱在这些学生眼里是稀松平常。


“不是伪造!!一年级新生大胆求爱!!”


配图是一大捧鲜花和两张马克的签名。一张眼熟,是跟着花的卡片那张,另一张在皱皱巴巴的餐巾上,字儿是敷衍得如出一辙。


文章里讲的事都知道,说马克如何如何精心策划了送花,如何如何让几个年级都听说他的举动,花自个又是如何如何浪漫,完全没提当事人华多如何如何的崩溃以及收到花那一刻骂的那一句娘。


评论里什么风向都有,大部分人是来看笑话,说扎克伯格又是什么人,敢来追他们系花。


系花?


华多怎么说也是个投资协会的主席,有一小撮粉丝。


克里斯好信儿,转着椅子凑过来。看着克里斯一成不变的眼神,马克打了几个冷战。


“马克,你是不是高中编过一个软件,微软还要收购但你没卖?这么说,经济学系花和黑客宅男……你俩的cp炒起来也不是完全无料可挖……”克里斯眼睛一转。


“而且他们应该已经拍过不少我进柯克兰的照片了,我和马克的关系褶是褶不过去的。”华多应声附和。


“可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马克无力反抗。


“你们都在研究什么呢?重点难道不是调查清花到底是谁送的吗!”达斯汀隔空哀嚎。


“砰!”门被砸了。外面是隔壁宿舍的史蒂文:“H33的兄弟,半夜了能安静点吗?你们都不用睡觉吗?都不用写作业吗?都不用担心学绩点吗啊啊啊啊!”







马克这人公允,被人得罪了在一万倍奉还之后也当的上不计前嫌四个字。止住流言的最好方法是放出另一个流言,要一开始给一小撮人当秘密听,想传播的信息才流窜得起来。马克觉得这种道理太事儿逼,不如直球。


他黑了黑校园网,在机房和宿舍台式机的上机协定最后加了一句“大学一年级的马克扎克伯格和爱德华多萨瓦林并非情侣关系”,几乎每个人都反馈“我已完成阅读并同意此条款”。而后马克发现就没有人会读到长达十八页的上机协定的最后一行,又把那行字挪到了开头。


做完了这件事校园里风平浪静,马克觉得自己的同学们也就那样接受了。与此同时,他的同学生活依旧,八卦心不减,对于上机协定那种东西是一个字儿也不读。


华多那一小撮粉丝并没有闲着,他们深扒了所谓追求他们系花的马克,结果发现诶呦呦呦呦呦。


华多本人也没有闲着,他趁人情的方便让达斯汀帮忙修修他履历,最好能让凤凰社那帮小犊子看上他。


就这样又是三天。三天后的清晨。


“惊天逆转!经济系花竟是倒贴……”


可怜的达斯汀就是被这样的头条吓醒的。文章里懂行的人说华多那天收到的花中其中一种花语居然是对不起,还说根据热心的隔壁宿舍的史姓同学透露,华多经常给马克及其舍友带吃的,带资料,还三天两头在柯克兰留宿到半夜。碰巧前两天又人因为上厕所太无聊而阅读了上机协定,发现第一行就是马克矢口否认了华多和自个的关系。


反正翻过来覆过去,意思就是你们的华多天使在照顾倒追马克,马克不为所动。


岂有此理!


华多的粉丝和马克同时叫道。


马克没办法解释华多没在追自己,因为这样他会被打死,他也没办法回应自己也怎样爱华多,因为华多没在追自己。


他怎么做都里外不是人,横竖不是人,左右不是人,死活不是人。反正不是人。


华多该怎么反应?他会不会为了避嫌而不再往柯克兰送吃的了?马克在这个恐怖念头中又想起了克里斯那一成不变的同情眼神。


同样,这次他又轻而易举地把艾瑞卡忘了个一干二净。







“结果显示,这些想弄死我的人里你的男粉居多。”马克跟华多解释网页上的统计数据。


“这是在干什么?”


“研究哪些人想弄死我。”


“数据哪来的?”


“烧死马克的tag下面。”


“你怎么会有?”


“因为我是发起者。”


“你发起了烧死自己的tag?”


“差不多吧,”马克耸肩,“为了研究我的潜在情敌。”说完他又觉得这措辞忒暧昧了。


华多不买他的帐,又把一束花扔桌子上:“艾略特是单间,所以花放在门口就一定是送我的。”这次跟着花卡片上没写给谁,单单一个签名“You Know Who”


上次的卡片他们研究过了,里面除了马克本人的签名之外没有一个字是马克写的,包括那个“You Know Who”,这次是一样的字迹。


花束里依然有“对不起”,但没有“去你妈的”。还有一种没见过的上网站查查,是“行的,好的”,比较温和。


但这花语是“是呀好哇”的花数量是“对不起”的三倍,所以翻译过来就成了“行行行,对不起。”或者,“好好,对不起行了吧。”


……


这……


马克倒吸一口气:“华多,之前有没有人虽然对不起你但还特不忿?”


华多真认真想了想,道:“之前还没有人敢对不起我耶。”


校园网的头条最近都在讨论为何天使总爱渣男,以及男生难道越直越受欢迎。


马克受不了:“不就是一捧花吗!大家至于表现得这么夸张吗!”


克里斯从他背后冒出来:“gay的不是那束花,gay的是你们俩。”


达斯汀也在那起哄。马克脑子里只有一个残响,凤凰社不是一向追求多元化吗,自己能不能凭借gay的身份敲开人家的大门。


算了算了。克里斯有先见之明又藏着不说,达斯汀欢天喜地但此时此刻没点屁用。华多刚刚出门了。奇怪了,明明他也是当事人之一,却好像没受什么影响。自己那个调查里追求华多的人还真是男的居多。真他娘的气。


马克不胜其烦,干脆也甩手出门。他穿着单衣,双手插兜,口袋空空。走到楼下才想起来几天前艾瑞卡就和自己约好今天晚上在酒馆见面。反正马克也不打算走回头路了,直接去好了。


这次他又迟到了半个小时。




Fin.




彩蛋:


后来在马克还是肖恩帕克小粉丝那会儿见过肖恩签过一次名,是“You Know Who”,当时心里一哆嗦。


百万会员日第二天肖恩踮着舞步让马克签一张卡片。


“干嘛?”


“昨天不是答应给华多送花吗,寻思着也带上你吧。”


马克就在那张空白卡片上划拉完了。


一个星期之后无意中谈起送的什么花,肖恩报了花名。马克黑了脸:“什么玩意,送人家花,花语还有去你妈的,赶紧重送。”


肖恩一脸吃瘪,心道老大的知识库里怎么什么都有。


马克说完话突然明白过来,连滚带爬给华多打电话。


“喂,您好?”


“华多,我是马克,你是不是没有收到花?”


“什么话?”


“就是花,两种,花语是对不起和去你妈的,这两天你是不是没有收到?”


“扎克伯格先生,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


“华多,我们得见一次面。必须见一次,这下全说得通了。”




真.Fin.
















评论

热度(130)

  1. 苏漓王无罪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