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ME】FB我马总 VS 社会你史哥

不言寺:

Eduardo此时此刻很是头痛,因为巨大的压力他的耳膜不堪重负,甚至头脑中嗡嗡作响,那不全是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围观群众此起彼伏的起哄声造成的。至少此时此刻,Dustin就在他耳边持续地尖叫着。


“Wardo!”Dustin大喊:“你得选择阵营,至少一个!”


我才不会,这简直太无聊了。


但是Eduardo没有讲给Dustin听,因为全酒吧的人都朝他看过来了。


“我说,伙计们——”他双手撑着柜台,站了起来:“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


这回倒是没有人搭理Eduardo。


只有不远处的Sean,他喝了一口马提尼,幸灾乐祸地说:“我必须要说,这一点也不无聊。事实上,简直劲爆极了好吗!”


 


Mark说:“闭嘴,Sean。”


他甚至没看Sean,Mark正专注地瞪着坐在他对面的大个子。


Smitty有雄壮的肌肉,挺拔的身材,嗯,Mark知道他肯定还有一颗不怎么发达的大脑。好极了,简直是低配版的赛艇队队员——最起码那些金发大个子还是哈佛的学生。


 


此刻的Smitty面露凶光,他感受到了来自Mark的挑衅,那些熊熊的怒火和别的什么情绪,非常有效地激怒了他。


 


Smitty和Mark丝毫不为对方的气场所压制。毕竟,硅谷圈年轻大佬感受不到战场归来的士兵身上所带着的杀气,干练的退伍士兵平时也不怎么关注互联网经济新闻。


 


几个小时前。Facebook总部。


Mark戴着耳机,双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他偶尔会看一眼身边走过的人,和助理或其他什么人点头致意下。他嘴里还会蹦出几个单词,比如“Hi”“下午好”“再见”之类的。好像这样就能显得他非常正常,丝毫没有被什么事情烦心了似的。


对,这不是就是个普通的星期四下午吗?


阳光非常的好,在Mark看来有点他妈的太好了——说真的,现在是春天不是夏天,他们不需要这么好的阳光。还有Facebook的雇员们,他们一如往常兢兢业业地来上班。是的,所有人不敢迟到不敢早退,嗯,他们是在脑子里装了什么定时炸弹,如果没有准时踏入或踏出这所大楼,炸弹就会将他们炸到血肉横飞吗?


办公室里的冰箱也是满的,有他需要的红牛和一些三明治。都是他点名需要的东西,但是,为什么助理永远只买金枪鱼的?是不是Mark没有提,她就永远不知道换个口味,比如这个牌子另一种受人欢迎的口味——莎朗牛肉?


 


又到了下班点。Mark不用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开,他也知道Dustin冲到了大厅,抓住了路过的Chris。Dustin在急匆匆地说:“我们得快一点!从Facebook到酒吧打车也得一个半小时呢!”


Dustin拔高了嗓门:“我不想让wardo等!”


别管这句话是不是说给谁听的,它就是传进了Mark耳朵里。


大厅二人组丝毫不在意这个。他们简直是在给Mark上演一幕短剧了,不然他们的交谈声怎么这么的清晰呢。


Chirs耐心地说:“Dustin,我们不用着急,刚刚我和wardo通过电话了。”


哦,他们还通了电话。


“他让我们慢慢来,他知道——反正,他的朋友们也没来全呢。还有——”


Dustin瞪大了眼睛:“wardo还说什么了?”


几秒的沉默。Mark死死盯着屏幕上的代码。


然后Chris愉悦地笑了起来:“他还让我们路上注意安全。没有了,还会有什么?”


 


Chris一定是故意的。Mark心想。


因为他接下来又说:“我们还得等等Sean,他搭我们的车去。”


 


SeanParker也接到了今晚酒吧Party的邀请。说真的,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了吗?


 


“我们是朋友!”Sean睁大了眼睛,好让Mark看清他有多么真诚。“在Eddie走之前,我们在酒吧遇见了——”


然后他打了你一拳,骂了你一顿,你的脸一定比我的电脑还惨,对吧。拜托,一定是这样。


“然后我们聊了一会儿,我才发现他有多么可爱。他是个温柔、体贴、绝妙的朋友,说真的,Mark。”


我知道你是说真的。


“他在伊拉克的那两年,我还给他写信了呢。他也给我回信了,你要看吗?”


Mark不想看,一个字也不想看。为什么他的电邮短信都没有回应?


 


二人组还是先走了,因为Sean表示因为一些公事他还要在Facebook留一会儿。当他推开Mark工作室的门,收获了一句劈头盖脸的话:“我这里没有你所说的公事,Sean。”


Sean举起双手,投降状:“哦,哇哦,我就知道,你在偷听我们讲话。”


“你们已经喊得满世界都知道了,下次小点声,其他人对你们的破事没兴趣。”


Sean笑了,他的手撑在了Mark的办公桌上:“不,不,他们当然感兴趣。Paul和Luke还有些小任务没完成,所以他们需要加会儿班,等会儿我载他们去酒吧。”


 


程序部那个新来的菜鸟和Chirs的助理?


开什么玩笑——他们和wardo甚至不认识!


 


Mark的脸色一定是太可怕了,因为Sean拼了命也忍不住不断耸动的肩膀,他大笑起来。


“是的,还有几个新来的实习生,有男有女,他们对美利坚英雄们感兴趣极了。于是我打电话问Eddie,能不能多带几个朋友。”


“你猜他说什么?”Sean眨眨眼,“他说,Sure。”


Mark不想说话。


“他真的太棒了!”Sean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说真的,如果错过他,就太可惜了,不是吗?”


Mark这才看向Sean。


他抿着嘴唇,而Sean注视着他的眼睛,玩味地:“别装作听不懂我的话,几年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恨不得一脚踹开中间那个女的,Eddie的女朋友,然后扑到他身上去。”


Mark沉默半晌,终于说了一句:“他不想见我。”


 


“他见到我会不高兴。”


“他好不容易回来了,他应该享受这些,啤酒、音乐和派对,高高兴兴地和朋友们在一起。”


“他不当我是朋友了,我不想再次毁了他的快乐。”


 


“哇,真感人。”Sean没什么诚意地说:“这真是世上最美的情话了,却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Mark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那你知道他下个礼拜就会回到中东了吗?”Sean笑了:“Eddie爱上战争了呢。”


“还有,他在信里说他认识了一个很不错的朋友,要介绍给我们认识。”


“他说那个人是他见过最勇敢、最高尚的人。”


“你觉得在Eduardo回到军营之前会有婚礼什么的吗?”


 


当Mark腾地站起来向外走去时,Sean紧跟在后面。


 


他在大厅的中央他响亮地吹了声口哨:“伙计们!都放下你们的工作——我们要去抢老板娘啦!”


 


于是就有了当下这个局面。


一边是血性刻在骨子里分分钟肾上腺素狂飙的退伍兵们,一边是闷骚变成明骚就能浪上天的宅男Greek们。


“军营我史哥,干趴大富翁,!”


“FB我马总,个矮气势猛!”


其余不相干人士纷纷闪避,酒吧老板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报警,被Sean嬉笑着拦住肩膀打包票不会出事。


“说真的,我觉得直接打电话叫救护车比较靠谱哎。”


Dustin躲在Chris后面弱弱地说。


Chris拍拍他的头:“放心,有wardo在,不会出事的。”


 


事实上,Eduardo也hold不住这场面。


他甚至完全在状况外,因为当Eduardo享受着啤酒、音乐和能让人完全放松下来的闲聊时,Mark像只打了洞的地鼠一样突然出现了,拽着他的胳膊生生将他从Smitty的臂膀里薅了出来。


“Wardo这个人完全不适合你,可能他在战场上救过你一命或者你们是战友你可以放心地将后背交给他什么的,但这不代表你们适合在一起生活你们没有共同语言没有相近的学历你们在一起是不会幸福快乐的。”


“什么——”


“就好像是走吊桥理论在危机情况下产生的感情寄托于肾上腺素这是虚无缥缈的,况且作为一个退伍士兵他很可能酗酒家庭暴力或沉溺于战后创伤后遗症什么的,这不是你应该承受的。”


“你——”


“而且你也不应该回到战场了,这不代表你不爱美国,只是——你不是巴西移民吗?你还有大笔的投资在做,你还有Facebook不少的股份而你应该为他们负责,wardo在现在你应该学会为Facebook负责了。”


“Mark!”


Mark眼不眨心不跳:“Facebook需要一个能够保障自身安全的股东。”


 


Eduardo看起来生气极了:“Mark!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这个——”


“哎,哎,等一下。”


Smitty从Eduardo身后出来了,他很高,有点英俊,非常紧密地贴着Eduardo,Mark为此决定讨厌他,更别提他刚刚还紧搂着Eduardo。


Smitty微笑着,他的眼睛里却看不出喜悦,他问Eduardo:“这就是那个把你从学校逼到战场上的混蛋?”


 


Eduardo没有回答Smitty。他微微垂着头,看上去哀伤而沉默。这让Mark想起很久之前在质询室里他看向自己时的神情。


Mark的胃揪紧了。


但Smitty还伫立在Eduardo身边,Mark的眼神像飞镖一般钉在了他身上:“这是我们两个的事。”


“Eddie是我的朋友。”Smitty的笑容还挂在脸上,他的舌尖舔过嘴唇,像一匹狼。“得罪他就是得罪我。”


Mark可不买这句话的帐,但他刚想说什么,就哽住了。


 


他看见Eduardo伸出手,放在了Smitty的胳膊上。然后Eduardo用巴西口音温和地说:“别这样,Smitty.”


Eduardo带着温柔的目光和体贴的包容,看着另一个人。可那是他的wardo,Mark的wardo,所以这个行为是错的。


 


Mark嘴唇蠕动着,喃喃着:“不,你不能这样,wardo。”


“什么?”Eduardo转头看他,皱起眉头。Eduardo正试图看起来冷漠、坚强一些,他在用眼神和肢体语言拉开与Mark的距离。


 


是了,Eduardo离开过两年,但他们之间不仅仅隔着这两年,他们还隔着一张质询室里的桌子,一场诉讼,一场撕心裂肺的背叛。


和一场未曾说出口的绝望的爱恋。


 


但此时此刻,Mark决定他不要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了。


所有的,所有的世人的赞美和钦慕,所有的他曾经和正在改变这个世界的硕果,还有几乎划开一个时代的Facebook,这些都被Mark拿来当做他此时此刻的底气。


让他可以毫无畏惧地迈出这一步,对着前面这个男人大喊一句。


 


“来吧,像个男人一样决斗吧!”


 


喝酒、掷色子、比腕力,这些都被Mark否决了。他说:“wardo不需要一个大脑里塞满肌肉的人。”


“他也不需要人生的意义只在于代码的人。”Smitty揉着手腕,冷冷地。他已经非常不耐烦了,于是脱下了背心,健硕的肌肉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漂亮。


“哇——”Facebook的宅男们发出了赞叹,然后集体后退了一步。


Mark轻蔑地笑了,他没有脱衣服,三步并做两步拿下了悬挂在酒吧墙壁上的剑。老板在他身后气愤地小声说:“那是装饰品!”


“这什么玩意儿?”Smitty身后的退伍兵们交头接耳,然而集体哄笑:“史哥动动小拇指就能把它掰断了。”


Mark动动手腕,在空中耍出一个漂亮的剑花。飒飒的风声和迸发出的杀气成功让酒吧的一群人闭嘴。


Smitty挑了下眉,他倒是有些对Mark刮目相看了——这个小个子或许不是个弱鸡。于是他向后一步,摆出拳击的姿势来。


 


“这就是决斗的方式,”Smitty小声说,他的牙关开始紧紧咬合,脸上的肌肉线条也变得明显,“给大家看看谁是真正的男人吧。”


“输了的就滚开,再也别出现在Eduardo身边。”


“什么?”Smitty愣了一下。


Mark冷笑:“怎么,怕输么?”


 


“够了!”


Eduardo闯进了这两只斗鸡之间,他终于成功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用他极端的愤怒和失望。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Mark?”Eduardo看着Mark,他的伤心在逐步加深,原来除了无视与冷漠后他还可以对Mark抱有这一种负面情绪:“为什么你一定要给我难堪?你就这么看不得我拥有一点点的快乐吗?”


在他的质问下Mark无措地合起双脚。


他手中的剑也垂下去了,如同Mark本人一下子没了气势。但他的脖子依旧梗着:“我没有!我只是——我只是——”


“说呀,说出来呀,”宅男们在后面怂恿,“追回老板娘呀。”


Mark深吸一口气,他倔强地盯着Eduardo:“我爱你,我不能看你和别的人在一起。”


 


退伍兵们集体倒吸一口气:“卧槽,什么情况?”与此同时Smitty收起了拳头,他再次站到了Eduardo身后,以一种靠山的姿态。


这让Mark十分的不爽,于是将心里的话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股份的事是我错了,我不该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你。可是你一直不给我道歉的机会,你躲我甚至躲到了伊拉克。所以今天我才必须来找你说明白。我喜欢你,你不能和别人在一起。”


 


Eduardo向后倒退了一步,他眼神闪烁地看了下周围人,像是被惊吓到了那样,有些不安地重新看向Mark。


他说:“如果真的要道歉,那不管怎样你都能找到我。我的确躲过你,但这不是理由。”


 


Mark抿起嘴。


Dustin却在此时提供支援:“所以那时候Mark和军队合作开发了通讯与定位技术,还记得那个无限联络装置吗,你们的长官可以无时无刻侦察到你们的动向,掌握第一手的战况。”


“还有,”Sean也说话了,“你们在军营里不是有定期广播给军人们的家人寄语吗?那也是Mark建议的。”


 


退伍兵们一片哗然。没想到这个瘦瘦小小的亿万富翁竟然如此关心前线与战争。


 


Mark也不说话,他只是执着地盯着Eduardo。而Eduardo回以复杂的眼神,他困惑地:“可我从来没有听见你给我留言,你为什么不给我留言?”


 


Mark犹豫了好一会儿,可疑的红色爬上了他的脸:“因为我觉得你不想听到我的留言。你还在生我的气,wardo,战场太危险了,一旦你听到我的留言就会分心,这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是为了老板娘的安危,老板才强忍着思念不去留言啊!”一个不怕死的宅男说:“Boss每天都盯着新闻和军队官网咧!”


“是啊是啊,”所有人都在附和:“老板在食堂看见播放战争消息的时候都会停下来看完才走呢!”


连退伍兵们也有人开口了:“这就是爱啊!”


Smitty挑眉看了身后一眼,退役士兵们立刻就安静了。


 


Eduardo骤然知晓了太多的事情,他一下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只能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Mark再次上前一步:“没关系wardo,我不会再让你为难了。就让我们来解决这个问题吧。”


他再次举起了剑,朝着Smitty,像一只雄心勃勃预备战斗的仓鼠:“输了的人退出!”


 


可惜Smitty看着他只觉得好笑。Smitty摸了下鼻子,双手叉腰:“退出什么?”


与此同时退役士兵们再次骚动起来。


Mark冷静地:“离开Eduardo,退出这场爱情。”


 


“卧槽,史哥和Eddie是一对儿?”有个退伍士兵问他身边的人:“那Doss怎么办啊?难道Doss是单恋?”


“不会吧,明明有人撞见Doss和史哥在树林里边…….”


一个士兵满脸惊恐:“难道史哥一脚踏两船?!”


“卧槽史哥牛逼啊,”大家满脸怀疑人生:“Eddie和Doss还是好朋友呢!这关系太乱了!”


 


Eduardo则终于搞清了一切的起因,他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Mark,满脸通红,只能小声解释:“Smitty什么时候卷进来的,我都不知道!我和Smitty只是朋友,人家是有男朋友的!”


 


Mark瞬间懵逼。


 


“哇——”宅男们再次集体出声:“这误会大发了!”


“不过这也意味着Boss和老板娘可以终成眷属了耶!”


 


Mark眨眨眼,他看看Eduardo,又去看Sean。Sean一脸无辜,摆出不干我事的模样,他躲到Chris身后,只露出几根卷毛。Chris和Dustin显然和Facebook的宅男们同样的心情,全都又兴奋又激动地看着Mark,口中小声说“快上啊快上啊”,一副恨不得拎起Mark卫衣的帽子将他塞入Eduardo怀中的模样。


Eduardo也非常地窘迫,他显然没想到这一场风波闹的如此之大,被人当中表白他倒是习惯了,可表白的人是Mark,那么这冲击力一下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Mark眼睁睁看着Eduardo向后退了一步,又是一步。


他快要逃走了。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Mark的脑海里。他马上上前紧紧抓住Eduardo的手:“既然误会已经解除了,那就没有什么事了,跟我回家吧!”


 


Smitty一口啤酒喷了出来——这小卷毛也太不要脸了吧?!随着他一挥手,一群退伍兵们狞笑着朝他们围上来。


“闹了这一出就想走?”


“也太不把我们B连12队放在眼里了吧?”


“刚刚怼史哥,现在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Eddie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


眼见CEO被困于水深火热之中,宅男们纷纷抄起家伙——酒吧的凳子:“别过来啊!我们和老板娘、Boss同生共死!”


 


“真感人,”有个年纪大一些,看上去比较威严的退伍兵嗤笑,他一开口连Smitty都停了下来,看样子有些地位,“可今天是我们12队的派对,被你们CEO给搅和了,你们难道不应该补偿?”


Mark眨眨眼,他去看Eduardo。Eduardo不想看Mark,可是眼前的情况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Sean贱贱的声音从人群之外传出来:“亲一个!!!”


“啊——亲一个!亲一个!”


这回Facebook的宅男们和退伍兵们终于一起喊出了口号,他们齐心协力地拱着这对儿小情侣当众表演一个热吻,Dustin和Sean叫得格外大声,连Chris都笑着鼓起掌。


 


Eduardo在人群正中央,他无处可逃,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看上去又无助又害羞,Eduardo急得眼睛都有些红了,他咬着下嘴唇,看也不看Mark,一派委屈的模样。


Mark不能见到这样的Eduardo。


于是他走上前,板正Eduardo的肩膀,无比热切而温柔地吻了上去。


 


这个酒吧里在这一刻爆发出最热烈的欢呼声。这里面包含了见证爱情的喜悦,远离战争的轻松,和最真心的祝福。每个人都非常的开心,发话的中士看着他善良勇敢的士兵有了一个好男朋友,Smitty被莫名其妙挑衅后又被莫名其妙抛在了一边,Chris和Dustin为他们共同的好友们终于在一起而感动,Sean带领着宅男们和退伍士兵开始了大联欢。


而两位主人公呢?


Mark许久之后终于松开了Eduardo,他看着Eduardo湿润的眼睛,微红的脸,和柔软的嘴唇,低声说:“当我男朋友,或跟我在一起,wardo,快选一个。”


Eduardo被亲得缺氧,他迷迷糊糊地略过了男朋友这个令人不好意思的词:“我选第二个。”


围观人群再次爆发出欢呼声。


Mark微笑:“好的。”他再次上前紧紧抱住了Eduardo,连同他失而复得的爱情。


 


突然酒吧紧紧关上的门被打开了,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朝那边看去。


一张非常熟悉但又隐隐不同的脸出现,那个人迎着大家的目光羞涩地摸了摸鼻子。


Doss小声问:“Smitty呢?”






END




注:本文全篇收录于《灵魂之疾》实体书





评论

热度(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