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Silicon Valley/TSN】他不是来复仇的(Richard/Eduardo,ME)41

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他看起来很友好,”马克道,“也很虚假。”


“哦,别告诉我你还希望他给你来一拳。”达斯汀讽刺道。


“这只是个开始,你不能让他马上就回到以前的状态——我看是永远回不到了。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达斯汀道,“祝你好运。”


爱德华多回来的时候,马克将话题引到了最近Facebook准备进军社交软件——以收购聊天软件作为开头,接着半路达斯汀又将话题岔到了他们在收购聊天软件的过程中遇见的趣事和一些八卦上。不管爱德华多是怎么想的,他看起来非常认真的聆听,并且偶尔还会笑出来,点评几句。


“你最近有时间吗,华多。”马克忽然道,“达斯汀有个朋友准备办个变装酒会,很多人穿着古希腊的服饰聚在一起,演奏那时的音乐,提供的食物也是同一时期的,听说还不错。”


“哦,我知道。”爱德华多道,“如果达斯汀的朋友名字叫艾尔西的话,我也收到了邀请,不过最近公司很忙,我恐怕挪不出空闲时间。”


“你是怎么认识艾尔西的?”达斯汀好奇的问。


“一家电子产品店,”爱德华多道,“我在那里选耳机,刚好他也在那家店里,我们交换了名片。”


“硅谷真是小。”达斯汀夸张的感叹道。


“我听说魔笛手准备参加最近的科技展会,你是在为这个准备吗?”马克关心的是另一个方面。


“是的,那有很多事要忙。工作多到连贾里德都开始学编程了,让我想起当年的达斯汀。”爱德华多道,“同样也是从一无所知开始学编程。”


“现在我是CTO了。”达斯汀道,看起来颇有些得意洋洋的样子,让爱德华多笑了出来。


“你们以前参加过彼得的聚会吗?”爱德华多道,“我来硅谷之前就听说他很喜欢举行各种风格的聚会——虽然他个人很少参加。”


“有过几次,”马克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他让工作人员扮成了棋盘中的棋子,那倒是很有观赏性,不过后来也就没了意思。”


爱德华多喝了口水,道:“那一定很有趣。”


在聚餐结束之后,爱德华多却留在了餐厅的柜台前,和达斯汀对视了眼,马克走到了爱德华多身边:“你还要外带食物吗?”


“是,”爱德华多道,“我刚才给贾里德发了短信——他们果然还没有点外卖,我顺便就从这里带点吃的回去。”他点完菜,抬头看向马克,“你还不走吗?”


“我叫了Uber,还需要一段时间。”马克道。


“你没有开自己的车?”爱德华多问。


“餐厅离我住的地方不是太远。”马克道,“达斯汀开了车,不过他和我不顺路。”


“哦。”爱德华多道。


“关于达斯汀在信里说的,”片刻后,马克道,“他也把信发给我了,用邮件。”


“我知道当年我也有错,”爱德华多立刻道,没有等马克说出下一句话,“为什么我们不就此揭过呢。”


良久的沉默。


“如果你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我家吃个饭。”马克道,“我最近学了巴西菜,炖菜做的一团糟不过其他的还不错。”


“为什么你要学巴西菜?”爱德华多问,他皱起眉,神色看起来冷淡而疏离,带着不理解。


是了,这才是真正的他,而不是刚才那个无论说什么都会微笑的温和男人,那只是做给达斯汀看的样子,他瞒不了马克,也根本没有这么想过。


“书店里的巴西菜谱打折。”马克道,他耸耸肩,“我就买了。”


“你看起来像是在讨好我,马克。”爱德华多道,“现在,告诉我我错了。”


马克没有说话。


爱德华多笑了出来,气笑的,他坐到了靠近柜台的椅子上:“你想要什么,马克.扎克伯格。”


“我对当年的事情很抱歉,”马克道,“我在——尽力挽回,我猜。”他看着爱德华多,用那双眼睛,在灯光下蓝色的眼睛,曾经他只要这样盯着爱德华多,男人总会不断的退让,而后果就是落得个夹在FB和家人之间两面不是人的下场。爱德华多发现自己的心底猛的瑟缩了下,那不是愤怒或者悲伤,那是他太害怕的那部分属于马克.扎克伯格的柔软。


“你脑子坏掉了吗?”爱德华多道,“马克.扎克伯格不会挽回,因为他丢失的一定是他不想要的东西,而那些东西不值得挽回。”


——


日常写ME苦手。

评论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