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ME】灵魂之疾01

不言寺:

在Bob看来,Peter Parker先生是个有些奇怪的人。


他和Bob见过的其他所有人都不同。


好吧,毕竟Bob从一睁眼到10岁都在贫民街区里奔跑。当他跑过那些永远散发着劣质油漆味道的小巷,那些藏着废弃针头和绝没有什么回收价值的废品的垃圾堆,和歪七劣八的电线杆时,他看见了那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


这样称呼似乎有一些不对,因为Parker先生非常、非常的年轻。他看起来和Bob见过的,在远离贫民区的街道上嬉笑打闹着走进大学校园里的人没什么两样。


Bob不太喜欢那些人——他为什么要喜欢那种看上去世界尽在他们手中,而他们眉眼间的神情和嘴角的笑容里都在迫不及待地承认这一点的人呢?


可是当Bob抱着他从那条街拐角处医院买回来的药品,差点一头撞进Peter怀里,然后被温柔地扶起来时,他几乎一眼就喜欢上这位年轻的先生了。


他有一双好看的焦糖色眼睛,这双眼睛让Bob想起他在电视里看见过的某种动物,有点柔软,有点天真的意味。


当他们一起走进Bob家所在的贫民街区时,Peter先生身上那件黑风衣的衣角在傍晚的冷风里扬起。Bob不知道那些常见的衣物材质——他毕竟才十岁——但当时他觉得Peter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就很不同。


看上去就很柔软、昂贵,让Bob好像又听见了每晚他摇晃自己储存罐时那种声音。


然而除了第一次见面,Bob再也没见过Peter穿这件衣服。


Peter换上了那种材质很普通、Bob经常见到的那种材质的衣服,譬如洗得发白的牛仔服,但他大部分时间还是穿着普通的单薄黑色风衣。


老天,他可真喜欢黑风衣。不过Bob承认,Peter穿黑色风衣非常、非常地好看。


Peter像所有搬来的人一样,安安静静地融入了这个地方。带着他的小孩,一个名叫Sara的女孩子。她和她的父亲有一模一样的漂亮眼睛。


当Bob在Peter家里时,偶尔他会望着这双眼睛发呆。Sara很小,她太小了,她的脑袋只有Bob的拳头那么大。


啊,几乎忘记了,当Bob和他那群小伙伴提起Peter先生时,他总要加上这么一句:Peter先生雇佣我为他看护小孩。


这句话加上之后,Bob往往会觉得骄傲。周围的小伙伴听到之后流露出的神情让这份骄傲越发浓厚。


这种自豪的心情是他在街区里打遍同龄小孩无敌手,和带同班同学逃课成功避过教导主任,这两样曾最让他骄傲的事都无法比拟的。


但他现在不会再逃课了。好吧,是很少逃课了。


Peter先生下班回到家之后,会辅导Bob做功课。他是Bob遇到过的最好的老师。那些难解的数学题在他的讲解下变得妙趣横生,像是Bob在Peter的杂志上看到过的脑筋急转弯一样。更别提枯燥的历史和讨厌的阿拉伯文了。


他们在Peter先生温和微甜的嗓音里简直变成了世界上最美好的故事。


当Peter到来之后的第一个期末考试,班主任拿到Bob的期末考卷,嘴巴张成了O型时,Bob无不得意地想。


与Bob一样很喜欢Peter先生的,是Bob的妈妈。Maria是一个良善到有些软弱的女人,她在她的生命旅程中相继忍受自己家庭暴力的父亲,和酗酒过度的丈夫。


在Peter先生出现之前,Maria几乎要绝望地认为Bob会成为她生命中第三个要为之操心不已的男人。


Luke,Bob那位所谓承担了家庭重担的父亲,在Peter先生送Bob回家,飞扑上去接住他快要落在自己妻子身上的拳头之后,就不怎么喜欢这个英俊年轻的先生了。


当然Luke在第二天清醒过来后,也是明白自己在醉酒状态下的所作所为有多么荒谬无耻。他只是有些习以为常,其实Bob认为他在记恨那晚Peter先生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抵在墙上的行为,和Peter几乎咬牙切齿——这从未在其他情况下发生过——一字一句说下的话。


“如果哪一天Bob告诉我你又对你的妻子动手了,我会让你知道后果。”


有那么一瞬间Luke即使醉到不行,也惊恐地察觉到下一秒Peter先生的拳头要招呼到他的脸上了。但Peter先生最终没有那么做。


在Luke彻底被他的气场镇压住后,Peter先生收回了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她为你生了一个孩子,也为你留下了一个家,Dude。”


然后Peter先生对Bob点了点头,扶起了Maria,离开了。


而Bob强忍着让他的牙关咯咯作响的愤怒,怒视了他父亲一眼。他转身去安慰他的母亲,Maria还在流泪。


所以是在第二天,Bob早上起床刷牙后,漫不经心地回想起昨天的一切,才发觉Peter先生最后那句话似乎隐藏着什么。


那是一种他无法完全理解的情感。但他知道Peter先生说那句话时是难过的。


 


“你也感觉到Peter先生很不同,他年轻、有教养、博学。”Maria坐在窗户前织毛衣,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流淌于她的脸庞,她的手指,让那些毛线看起来金灿灿的。


“他的口音也很不同。”Maria叹了口气,“一个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带着自己出生不久的女儿,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没有当着她年仅10岁儿子的面说下去。


一个明显来自于上流阶层的年轻人,或许曾有着美好富裕的生活,而现在却行走在贫民街区里,独自抚养他的小女儿。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遭遇了什么?又吃了多少苦头呢?Maria想着都要为Peter先生感到难过了,因为Peter是那么的善良、温柔、有礼。


他让Bob在课余时间去家里帮忙看护小孩,而他支付的费用远超过了Bob能做到的,更何况他经常为Bob补习功课,偶尔在Maria与Luke都不在家时挽留Bob吃晚饭。


他索取得那么少,而他的付出都是免费的。


Maria希望她的孩子秉承这样一种价值观:所有的善良和爱心都能换来相应的回报,好人自会比自私自利的人更容易拥有甜美的命运。


而Peter先生几乎是一个完全的反例。


Maria如此体恤、心疼这位年轻人,以至于她烤制的家庭小甜饼都有Peter先生的一份,她希望当Bob把这些点心送到Peter先生手里,这些蜂蜜和果酱能让Peter偶尔流露出苦涩的斑比眼睛重新变得动人。


她也会在路上偶遇Peter的时候,询问他是否在独自抚养女儿的时候遇到什么难题,而她愿意帮忙。


Peter会笑起来,他眼睛里的快乐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是真心的。Peter对她说:“我还好,Sara还小,估计这样的问题会在她青春期到来之后开始烦恼我的。”


 


最后,Maria只对等待着下文的Bob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


 


 



评论

热度(826)

  1. 老子是爷。不言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