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ME】笙歌不停 一

糖圈梨:

-Mpreg警示


-私设如山






【一】




受邀回哈佛参加访谈这么高调的事情本不是Eduardo的风格,但是在Stephan教授的热切劝说下,他还是答应了。


这是他时隔六年,再一次回到波士顿。


Stephan教授是数学系的主任,在Eduardo攻读经济学期间,高数课程几乎全数拜在他的门下。Eduardo毕业后也一直跟他保持联系,资助着哈佛一系列数学人才培养的项目。伯克霍夫竞赛就是其中之一,由Eduardo赞助的为纪念发现遍历理论的哈佛数学家George David Birkhoff而设立的人才选拔项目。


经历五年,它也在今年从仅仅面向哈佛学生转而到面向全美所有大学,优胜者将能获得能承担大学四年学费的奖金,以及加入伯克霍夫俱乐部的资格。伯克霍夫奖也由此被学界称为大学生的菲尔兹奖。


正是因为这一重大变动,Stephan教授费劲九牛二虎之力都要将资助人Eduardo请回到哈佛,亲眼见证这一幕。


“我们正在向世界昭示数学的魅力,Eddie,全美最优秀的学生汇聚一堂,你不会想要错过的。”Stehphan在电话里循循善诱,“何况没有你,我们也不可能举办成功。”


Eduardo被说服了,于是他再度踏上了剑桥的土地。


一切都跟多年前不太一样了,就连住了四年的Eliot楼看起来都带着些许陌生。看着校园里恣意张扬的年轻笑脸,Eduardo轻轻摇头,曾几何时,他也无忧无虑地奔走在林荫树下,除了应付学业别无压力。


他早已身经百战,应对商场大鳄尚且面不改色,然而坐在偌大的礼堂里,Eduardo还是感到一丝心慌。他已经记不起在这里毕业时的感觉了,那时的他身心俱疲,到手的学位证书并不能挥去一丝纠结在心底的焦虑,他甚至是迫不及待地在典礼结束后就迅速逃离。


他根本没有好好打量过这座礼堂。




“现在我向你们介绍,慷慨的伯克霍夫奖的创设者和资助者,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Tropic Investment的CEO,哈佛大学经济学系优等毕业生Eduardo Saverin先生。”Stephan满面笑容地迎上Eduardo,他的得意爱徒,他欣喜于他今天的成绩。


Eduardo拥抱了他的老师,和另外一位嘉宾,上一届伯克霍夫奖的优胜者Adrian Montell握了握手,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看见台下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一瞬间竟有些走神。


“回到哈佛是什么感觉?Eddie。”Stephan笑着向他问道。


“大概是恍如隔世。”Eduardo开头道,引来了场下的一片笑声。


“认真的,我很荣幸能回到这里。”


Stephan微笑道,“Adrian,你已经认识Eddie了。”


“是的,我们在后台聊了一会。”Adrian露出了一个年轻人独有的腼腆的微笑,他也还只是个20岁的大学生。“我特别感谢Saverin先生。”Adrian Montell说道,“您让这个项目能够一直排除资本的干扰,多年来保持初衷,纯粹地为学术服务。”


“我们说过了,你可以称呼我Eduardo,Adrian。”Eduardo笑道,“而且我做的东西并不多。”


“我只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甚至不应该有资格坐在这里,但作为一个曾经也热爱数学的学生,我又非常欣喜看到这样一个项目得以蓬勃发展。”


Eduardo是真诚地为这一刻感到高兴,他从这些年轻人的眼中看到过去的自己,对未来充满热诚,勇敢而无畏。


他们谈了许多,也许因为面前的人是师长和学弟,又是在自己的母校,Eduardo显得很放松。直到谈话的最后,Stephan想要让Eduardo给年轻的学子们一些建议。


“我不能给你们提出任何学术上的建议,你知道的,Stephan教授。”Eduardo摇头,他可以给他的客户提供顶尖的咨询方案,但是对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他并不确定说什么还是合适的。




“说说Facebook?”底下第一排有一个学生喊了一句。


这似乎是一个永远无法跨过去的话题。Eduardo和Facebook,无论他们彼此如何远离,都躲不过舆论将他们紧紧捆在一起。哪怕已经过去了许多年。


Eduardo没有感到被冒犯,他只是仔细思索了一下,然后开口。


“和刚刚Stephan教授介绍的不同,我更愿意称呼自己为The 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是的,我挣扎了许久,还是放弃回避这个话题。”


“换个角度想,很多曾和你们一样的人,并没有能够在数学的世界里如愿以偿,他们终其一生都没办法在这里取得任何进展,却已然耗尽了一生。然后他们获得一个称呼,那些’学数学的’。”


“我和我的朋友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天价官司,我和他的名字也分别进入了经济学系教科书里的不同部分。我不但在过于年轻的年纪面对惨痛的失败,还从此被打上终身都无法摘去的标签。”


Eduardo顿了顿,像是太久没有去回忆这个故事一般,他的眼睛里并不缺少茫然,却还是异常坚定,“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无法面对,自我怀疑和厌弃几乎将我击垮。然而绝望这个词写作屈服,哈佛的学生从不屈服,追求真理的路途也绝不屈服。”


“我希望你们能学会坦然面对被标签化,’学数学的’,’哈佛的’,’geek’,你摘不去别人对你的评价,那就正视它们,然后忽视它们。 ”


Eduardo思索了一阵,还是继续道:“这也是我从那位Facebook真正的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先生身上学到的。他的坚韧不拔,敏锐专注,让Facebook不仅仅成为当今最成功的公司之一,更重要的是,他成就了美国梦。”


“创设和资助这个项目,是因为我在Stephan教授身上看到了一位学者所能具备的最高尚的素养,是因为我相信它能为你们建造数学的乌托邦。我也想给任何一个热爱数学的年轻人造梦的机会。今天,我非常高兴,看到它能走出哈佛,面向更多的教育机构。”


“我渴盼你们能珍惜这个机会。”


台下响起的掌声让Eduardo受宠若惊。Stephan教授赞赏地看着Eduardo,“我没想到你会愿意说出来。”


“我应该身体力行我给出的建议,不是吗?”Eduardo回以灿烂的微笑。




结束访谈后Eduardo回到台下,他微笑着听着Stephan开始介绍这次竞赛的规则,宣布它的开幕。Eduardo从未想过亲身参与和推动这场学术盛宴会给他带来如此多的满足感和愉悦感。回到哈佛远没有他想象中的艰难,他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才真正发现自己原来早已卸下沉重的包袱,不再被围困于当年被压得无法喘息的回忆里。


在Mark和Kirkland那个小宿舍之外,哈佛还给予了他更多。


“Eduardo。”助理Ariel提醒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是时候离开了。他向Stephan教授打了个招呼,便随着Ariel向外走去。


“你确定不需要我陪你去吗?”Ariel把Eduardo送到洛根机场时眼带担忧,每年这个时候Eduardo都要独自去一趟纽约,而且情绪通常特别低落。但今年他提前到了波士顿,看起来比往常要好一些。


“不需要,亲爱的Ariel。”Eduardo温和道,“抓紧时间享受你的假期吧。”


Ariel只能无奈地叮嘱他照顾好自己,接机和酒店都已经安排好,有事随时联系她。


Eduardo摆摆手,便往安检走去。






遇上Mark是Eduardo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们就这么尴尬地在酒店门口对视,Mark甚至还没有放开推门的手。


但Mark对此并不太意外,他和Eduardo同时在纽约并不是巧合。


哈佛大学给校友群发的关于伯克霍夫奖的邀请函理所当然被送到了Mark的案台上。Mark知道Eduardo是它的资助者,今年终于在上面看到了他的出席信息。


但他并不想在哈佛重遇Eduardo,所以他黑进了Eduardo助理Ariel的电脑。


纽约,又是纽约。


Eduardo和他大哥Alex的关系真的是非常好。Mark心想,Wardo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回来探望他,他甚至没有回过一次迈阿密。


他也从来没有来Facebook参加过任何一次股东大会。


Mark没有想过Eduardo竟然会愿意回哈佛。


他又有些想他了。


六年来他去过很多次新加坡,待上两三天,住在Eduardo公司附近的酒店,但他从未强求过要打扰Eduardo甚至只是简单地看见他。Mark就只是待在有Eduardo的城市,不耽误工作,不改变任何事。


但这是他第一次为了Eduardo到纽约。


Eduardo愿意回哈佛,这让Mark感到惊讶,他想亲自看一眼,想知道这是好的还是坏的。


不过在酒店门口相见显然和他的计划不太一致。


Eduardo脸色不佳,显然是有些不好的事发生了。也许他和他的哥哥吵架了,Mark暗自想到。






“抱歉先生。”Mark身后传来了旁人的声音,矗立在门口不动的Mark挡住了后来人的路。


Eduardo也因此从错愕中反应过来。


Mark比他印象里要成熟了许多,灰色的帽衫甚至没能掩盖他健壮的肌肉。


还有他那双猎鹰似的眼睛,一如既往的藏着冰蓝的尖锐。


Mark跟着Eduardo回到酒店大堂,Eduardo避无可避地向他打了七年来的第一个招呼。


“Hello Mark。”


Mark偏了偏头,“Wardo。”






看着一身疲惫的Eduardo,Mark突然想起来诉讼结束后他在纽约见到Eduardo的那个雨天。灰暗的乌云遮盖了曼哈顿的天空,整座城市都显得异常的阴沉。


Eduardo行色匆匆,他手里拿着黑色的直柄伞,却并没有打开,而是在雨幕里快步地走。Mark身边还站着Chris,他伸手拦住想要冲上去的Mark,轻声叫了他的名字。


Mark顿住,冷漠地回头看着Chris握住他手臂的手,“他在雨里。”


“上一次暴雨倾盆的时候,你不是也没有留住他吗?”


Mark沉默了,他愤怒地盯着Chris,却没有说出反驳的话。Chris的意思他很明白,他觉得他们已经不是情侣甚至朋友了,就不要这么假惺惺地上前施与无意义的关怀。


Eduardo就这么一直淋着雨,逐渐消失在Mark的视线里。Mark紧紧抿着嘴唇,脸上闪过说不清是心疼还是难过的神色。


Eduardo以前总是最关心他的那一个,他不厌其烦地环绕在Mark身边,叮嘱他按时吃饭休息,叮嘱他注意冷暖。Mark觉得Eduardo这样的人一定能够照顾好自己,可他为什么在这么阴冷的三月,衣衫单薄地走在暴雨下,哪怕他手上就握着雨伞。


隔得太远,Mark并不能看清Eduardo的神情,但苍白的面容却是清晰无疑的。Eduardo不快乐,这太显而易见了。拿到六亿美金并没有让他开心一点,Mark记忆里那个总是睁大棕色的鹿眼笑意涟涟的温柔青年似乎已经很遥远了,但明明他只要闭上眼,就又能看见他的Wardo灿烂的笑容。


Chris那时拍着Mark的肩膀对他说,“Mark,你既然舍弃了,便舍弃到底吧。”




可是Mark从来都没有舍弃过。


他只是太傲慢,年轻气盛加上过人的聪慧让他比旁人要傲慢上百倍。他自信又锋利,以为能在伏击后还能两全。毕竟Eduardo从来没有真正对他生气过,不是吗?


他的确想过Eduardo会生气,因为他也很生气。


Eduardo冻结了账户,这是Mark的逆鳞,Facebook是他的一切,而Eduardo拥有毁灭它的能力。


这是Mark无法容忍的。


他很愤怒,这种愤怒占据了他的情感,让他选择了偷袭。


他温言软语地诱骗了Eduardo,这太轻而易举了,Eduardo爱他,爱得无法自拔。


然后这份爱意在百万会员日那天被撕得破碎,又在漫长的诉讼中被消耗殆尽。


Mark亲眼看着Eduardo棕色的大眼失去神采,它们看向Mark不再热切,只有无尽的疲惫和漠然。


Mark坐在桌子的另一面,不断被对方律师激怒,他愤怒于Eduardo拿感情当武器,他想要让他屈服,他偏不能让他如愿。






然而Eduardo并不是在跟他较劲,他在谈判桌上逐渐见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Mark,他锋芒毕露,眼中也有了睥睨众生的不屑,Eduardo才意识到Mark是真的觉得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浪费时间。


他在拖慢Facebook的步伐。


所以他也在拖慢Mark征服世界的步伐。


他已经不再配站在Mark的身边了。


Eduardo在想明白的那一天痛苦万分,那种痛撕裂了他的身体,他仓皇地逃回纽约。Eduardo他无法应对他如此残忍的爱人。


纽约那时也是一场暴雨,他下了出租车漫行在纽约街头,从争执以来Mark的每一句指责都争先恐后地盘旋在他的脑海里。


Mark永远是正确的,Eduardo的眼睛被雨水击打得无法睁开。他狼狈地蜷缩在树下,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的。


他爱Mark,爱得无法自拔,这种爱却把他困在无法喘息地深海里。


可这还不是窒息的尽头。


Eduardo在这场暴雨里失去了意识,睁眼时看到的是Alex痛心的脸。


他从小把他捧在手心里的哥哥看起来像是想把他狠狠揍一顿,又像是想把他紧紧搂在怀里。


“你怎么敢!Dudu,你怎么敢!”Alex愤怒的声音让Eduardo瑟缩了,他全身都很疼,也很委屈,他想要他的哥哥抱一抱他。


下一刻他就如愿了。


但当他看到Alex眼里的泪水的时候,Eduardo并没有为这个拥抱感到被安抚。他痛苦于自己同时伤害了他的家人。


“我们差点失去你了,Dudu,how dare you!”




Eduardo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Alex面色凝重地告诉他,他肚子里有一个孩子。他和Mark的孩子。


孩子。Eduardo如遭雷击。


他知道他们家族的秘密,他只是不知道自己也是这种古怪血脉的继承者。但在和Mark最好的日子里,他的确有那么一刻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共同的结晶。有Mark的聪明骄傲和Eduardo的温暖谦和。他没有像家族的其他人那样去做基因筛查,他只是太忙了,忙于学业,忙于恋爱,还忙于Facebook。


这放在三个月前,都是会让他欣喜若狂的消息。


Eduardo不敢相信命运又一次这么残酷地玩弄了他。


“男性怀孕初期并不不一定会像女性那般明显,但B超显示着床已超过四个月了。”他们的私人医生Mannur严肃地对Eduardo说。


在Saverin家族的支持下他在纽约拥有一家顶尖的私立医院,这样能收纳更多的人才来为Saverin家族提供更完备的服务。


“而且状态并不是太好。”Manur说道,“你的身体状况很差,不能给胎儿提供一个合适的生存空间,这导致你们会彼此伤害。哪怕它有幸来到这个世上,也有极大的概率会早夭。我希望你做好这个准备,Saverin先生。”


Eduardo还没有来得及消化他即将有个孩子的事实,就被当头棒击,他可能还没得到就会失去。


Alex搂着Eduardo的肩,想要给他一点支撑。


“所以我想给你的医疗建议是,放弃这个孩子,不能再拖了。”Mannur的表情这一刻在Eduardo眼里像极了Mark,他就这样平铺直叙地吐出最直接的话语,哪怕它们锋利如刃。


“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继续留着它,它可能会拖垮你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停下!”Eduardo在无意识地状态下吼了出来。他全身颤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刚得知这个孩子的存在后就已经深爱上了他。


那是他和Mark的孩子,但是Mark不要他了,所以他会是他一个人的孩子。


他不能像Mark抛下他一样抛弃他的孩子。


“不。”久久的,他坚定地抬起头,无视Alex不赞成的目光,“我要留下他。”








两人在走向房间时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直到他们走到Eduardo房门口。


“Mark。”Eduardo转过身。


Mark一动不动,等着Eduardo开门。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为所欲为。


Eduardo看了眼走廊里的摄像头,叹了口气,转身插卡开门,放任身后的卷毛跟着他进来。


“你不想说些什么吗?”Eduardo接了一杯水递到Mark面前时都还在惊讶于自己的镇定。


不知道是因为前两天才毫无芥蒂地提起Facebook带了了一丝帮助,还是Eduardo从来没学会拒绝Mark,他在任由对方登堂入室仍然内心平静。


Mark在他人生里担任过太多角色了,朋友,情人,合作伙伴,他赠与了Eduardo此生最大的失败和财富,他毁灭了Eduardo,也成就了Eduardo。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Wardo。”Mark说话了,不那么理直气壮,Eduardo甚至不知该怎么接话。


“为什么?”久久地,他回道。


“什么?”像是不理解Eduardo为什么这么问,Mark皱了皱眉,“我们很久没见了。”


“是的,我们很久没见了。”Eduardo说道,“你为什么会突然想来看我?”


“我本来并不想让你发现,但我黑进了哈佛大礼堂的摄像,再加上有人在Facebook上直播你的讲话,我觉得也许你并不排斥见到我。”


“这是你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到我。”Mark补充到。


“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讲话。”Eduardo面色不动地看着他。


“Wardo,我只是觉得,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恨我。那么也许我…”


“我并不恨你,Mark。”Eduardo温和地打断他,“假如我那时真的产生了恨这种情绪,我大概也只是恨自己。”


“我无数次问自己,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不会在APEi的晚会里走向你。”


Mark一动不敢动,只是紧紧盯着Eduardo。


Eduardo却没有看他,他双眼放空,低声道,“答案是会。无论再来多少次,我还是希望走向你,认识你,爱上你。”


“但是Mark,我们都长大了。我理解你的选择,爱情只是不在你的优先项里。”


他终于愿意看向Mark,这种友好温柔备至,却让Mark如坠冰窟。


“我不恨你,Mark,也过得很好。我只是,不想再见到你了。”








-TBC-






被LFT整得心力交瘁,再被屏就代表我们有缘无分吧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