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Fake couple 荧幕情侣(二十九)

silver:

FB涉嫌泄露用户隐私,陷入公众信任危机,马克花朵假扮情侣,希望转移公众视线。谁都有CP那种俗俗的大团圆结局,ME三十已过,DC也是,性格跟大家预期可能不一样,ooc预警。和《Love too much》共享一个世界观,有ES线。


前文:(1)(2)(3)(4)(5)(6)(7)(8)(9)(10)11)(13)14)(15)(16)(17)(18)(19)(20)(21)(23)(24)(25)(26)(27)(28)




Chapter 29   FB全体上上下下愿意用一半年终奖悬赏新的风水师




马克和爱德华多离开之后,聚会继续进行,年创者们排着队上舞台模仿马克方才祝酒的姿势拍照。在一片喧嚣的祝酒声中,伊利亚抱着最后的一瓶覆盆子酒找到了莱莉。


莱莉躲在花架下面望着T台的方向,周边的灯光倒影在她眼睛里,让她的眼睛看起来非常明亮。


她看见伊利亚带着覆盆子酒过来,对他微微一笑,说:“怎么是原浆?不是说要留着做成鸡尾酒吗?”


她声音不算大,有点哑,听起来非常温柔,也适合这夜色。


“放在桌架上,只剩下一点了,也懒得做了,”伊利亚回答着她,倒了一杯酒递给她,说:“尝尝,我觉得味道非常好——而且这是最后一瓶了,还是我在温导手里抢过来的。”


“温导?”


“温子仁导演,《凶宅》的那个。”


莱莉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又让伊利亚倒了一杯,说:“你怎么了?今天好像非常高兴?”


伊利亚转头,莱莉正对他微笑,远处T台稍微昏暗的暖黄色灯光照在她的侧脸上,让她看起来那么美丽,他回答她说:“是呀,今天很开心。”


“why。”


伊利亚虚指了一下阳台,刚才大佬们站着亲吻的那个,说:“你不高兴吗?”


莱莉没说话,只是把头转过去,继续看着花园里喧闹的人群。


伊利亚忽然想到她一直以来对待FBcouple的态度,说:“我以为你反应会激烈一点的。”


“why。”


“因为,呃,你有点对萨瓦林先生保护过度?你好像很讨厌扎克伯格先生。”


“不是保护过度,我也不讨厌扎克伯格先生,”莱莉听到他这么说,很认真地纠正他,说:“是阻止他做蠢事情,我是他的助理,这是我的责任。”


“所以,你不觉得他们重新在一起是件蠢事?”


“他们没重新在一起。”


伊利亚:···


伊利亚组织着语言,又虚指着阳台说:“——那,那还不算重新在一起?”


莱莉给她逗笑了,她的眼神几经转变,变成伊利亚从未看到过的样子,她的笑容变得更加甜蜜,只是甜蜜当中参杂着一丝丝幽微的阴影,她的声音有点哑,她说:“睡过就算在一起了吗?”


这个问题难住了伊利亚。


莱莉看着他,说:“我没想到,你是这么纯情和传统的人。”


伊利亚不甘心的反问:“这起码也代表了点什么吧。”


“是呀,确实,”莱莉又看向花园,补充说道:“代表他在他心里,没那么特殊了。”


伊利亚听了这个回答有点懵逼,为莱莉表露出来的丧气,他努力辩解着,想找出一些正向的东西:“就不能是move on吗?”


莱莉叹气,说:“他们两个中间隔着太多的东西和十年的时间,你不觉得在这个时候再进一步不是个好的选择?”


“就不能move on吗?”


“——他们还要应对信息泄露。”


“就不能move on吗?”


“他们过去有太多事了。”


“就不能move on吗?”


莱莉:···


伊利亚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幼稚,他轻咳了一声,随后坐直了,跟莱莉一起往前看。


莱莉说:“内华达先生——”


伊利亚正色,打断她说:“请叫我伊利亚。”


莱莉接着说,“伊利亚,你为扎克伯格先生工作,我不希望误导你,进而也误导了扎克伯格先生。”


“什么?”


“我为edu工作了很多年,我了解他,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为的——但是,这种事情,”莱莉也学着伊利亚那样用阳台指代他们,“他不放在心上的。”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他们两个还是在对外演戏?”


“不,刚才不是演戏。”


“那你是什么意思。”莱莉的话说的太绕了,伊利亚听得有点蒙。


“我的意思是——”,莱莉说着,转头看了伊利亚一眼,然后换了话头,说了件不想干的事情:“你知道我为什么晚edu一个月才来纽约吗?”


伊利亚摇摇头。


“因为我需要留在新加坡,处理点edu的私事。”莱莉说到这,给了伊利亚一个眼神。


伊利亚觉得那个眼神有点含义。


“?”


我得给他每一个床伴打电话,通个气,让他们别公开说什么话。”


“——”


伊利亚终于明白了莱莉想说的话。她的意思是,她觉得他和他的老板扎克伯格先生好像都有点认真了,她本着对爱德华多的了解,想稍微提醒他们一下,十年过去了,什么都改变了,爱德华多也不像记忆中那样,他没有那么认真。


伊利亚听到她的回答,觉得有点沮丧,但是还想拯救一下,说:“但是还是有可能他们之间有了一点进展。”


“是的,”莱莉点点头,微微一笑,说的话却很锋利,“畸形的发展。”


伊利亚:···


莱莉看了他的脸色,意识到自己说话有点刻薄了,她声音一转,语气变回平时那种温柔又有一点羞怯的样子,说:“我没有想要嘲讽你的意思。”


“我知道。”伊利亚惆怅地点点头。


莱莉对他解释说:“刚才阳台上你也看到了,你不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edu在主导吗?——而且他们之间有太复杂的过去和太复杂的现在,从任何角度来看,这都不是一种健康的关系。你知道的,种什么树长什么果,健康的过程才有好的结果。”


伊利亚点点头,他何尝不知道这些呢,他只是想要暂时小小地开心一个晚上。


莱莉察觉的伊利亚的沮丧,她凑上前,轻轻地亲了他的脸颊一下,说:“伊利亚,you’re so cute。”


伊利亚:···


伊利亚还是暂时小小地开心了一个晚上。


 


莱莉其实没说错。


第二天爱德华多下楼的时候,伊利亚和莱莉早就整理好坐在客厅里面看文件了。


爱德华多向外面看了一眼,随口说句:“今天天气真好,莱莉,你和伊利亚要不要带着beast在外面玩一下?”


伊利亚刚想拒绝他,说beast有自己的保姆,然后他看见莱莉的‘你是不是有点傻’的眼神,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离开了客厅,把主战场留给他们。


天知道,刚才爱德华多下楼过来的时候,他花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的眼睛不要不知死活的在爱德华多的腰腿之间盘桓。


 


爱德华多打发走坐在客厅里面的两只大眼贼,走到厨房里面,坐上椅子。马克在料理台这边,正在用烤吐司,看见爱德华多来了,拿出来杯子放在料理台上,给他倒了一杯可可。


爱德华多喝了可可,吃掉了一整只三明治——马克这次有把吐司四周的面包圈弄下去——然后他忽然叫住了马克。


他摇摇手腕说:“这个不会gay gay的吗?”


马克瞥他一眼,说:“那个——算了,那个不是戴在手上的。”


“是项链?可是项链也没吊坠呀。”爱德华多嘴角带笑,装作自己根本不知道链子上面还有一块小银牌的事情。


“也不是项链。”


“那是什么?”爱德华多含笑看着马克。


他表情活泼又狡黠,马克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但是仔细地想想,又觉得他不应该知道,就让这个话题过去了。


爱德华多喝掉最后一口可可,打算上楼去换衣服,他临走之前,努力把口吻放的平静又随意,他说:“hey,马克,我们昨天不是认真的吧。”


马克有点愣,没想到他说了这么一句。


“我的意思是,我们都不是认真的吧——我们两个之间太乱了,不适合太认真。”


马克看他一眼,没表露什么情绪,点头:“听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爱德华多被马克那一眼看的有点不安,好像他刚才做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他沉了两秒,然后说:“Are we cool?”


“嗯。”


这个气氛有点凝滞,爱德华多不太舒服。他咬咬嘴唇,然后大大地笑了一下,又开始没轻没重地开玩笑说:“所以,这个链子要还给你吗?”


马克:···


马克真是不知道应该拿这个家伙怎么办。


马克收好早餐台上的东西,就上楼去拿自己的电脑了。爱德华多还懒洋洋地跟在他后面,等到上楼的时候,爱德华多的声音追着马克,说:“但我们还是可以just for one night的吧?”


马克:···


马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爱德华多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喊着:“跑远了跑远了,听不到听不到。”


马克:··


 


日子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了几天,除了伊利亚和莱莉要忍受爱德华多掩耳盗铃每天早晨从马克的房间溜回自己的房间。


Come on,就像年创会那天晚上一样,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晚上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你晚上在哪里。


这天伊利亚来的格外早,一过来就脸色凝重。马克看见了,心里有点底,问他发生了什么。


伊利亚:“boss,FB泄露用户信息有了实锤。”


马克眉头一皱。


伊利亚继续解释,说:“有个人在社交网络上说,自己的女儿被前男友骚扰,前男友还有点暴力倾向,女儿为了躲开他,换了好几个住处,都没有什么效果,直到最近的一次,她又一次被男朋友找到,他们起了冲突,他的女儿被前男友杀死。”


“——”


伊利亚观察的马克的脸色,补充说道:“然后他才发现,前男友是通过FB来跟踪他女儿的,他指责FB泄露用户隐私才导致他女儿的悲剧。”


“情况有多严重?”


“无论打开什么软件,这件事都成了头版头条;开盘没有多久,股票已经开始持续性下跌了;用户不了解事情全貌但已经站好了队。”


“我们也不了解。”


“——”


“女孩的前男友?”


“已经被捕。”


“通知法务部了吗?”


“已经通知您的秘书团了,他们已经开始处理了。”


马克点点头,示意他自己知道了,然后随口对他说:“去我房间叫一下Eduardo好吗?——不对,去他房间叫他一下好吗?”


伊利亚看了看他,觉得他还挺气定神闲的,挺镇定的,好像没受什么影响,就放心上楼了,努力假装没听见马克说的第一句话。


 


爱德华多已经换好衣服了,伊利亚敲门的时候他正在弄袖扣。在下楼的时间里,伊利亚给他也小声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爱德华多听后,问他:“情况有多严重。”


伊利亚把跟马克说的话又跟他重复了一遍。


爱德华多:“现在知道受害家庭的情况吗?”


“有点棘手——单亲家庭,女儿有点听力障碍,而且——”


“而且父亲身份特殊?父亲是(退)役(军)人?”


伊利亚点点头,把‘您怎么知道’这句话咽了回去。


“不是偶然,这件事是资本方推动的。”


伊利亚点点头,这件事简直教科书一样煽动(民众)抵触和憎恨的案例,集合各种憎恨点。


爱德华多走到厨房,坐在料理台前面,马克还是照例给他倒了一杯可可,爱德华多一口气全喝掉,然后用纸巾包起来三明治,对马克说:“时间紧,我们得先去办公室。”


马克点点头。


“我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不像是偶然事件。”爱德华多补充说到。


“这事得尽快处理,不能让它发酵。”马克回答他。


“我去外面谈谈口风,你安排法务和公关这面——得让人调查一下这整件事。”


“嗯,让莱莉跟着伊利亚。”


爱德华多接着加了一句:“可可喝腻了,明天换橙汁好不好。”


马克:···


马克:“你自己告诉伊利亚去买橙子。”


伊利亚:···


伊利亚心里嘶吼你们两位大佬知道多么重大的事件发生了吗作为你们外聘的危机公关我本人承担多么大的责任我又又多少事情要忙要操心尤其在你们两位大佬正经都维持不要一刻钟的情况下整天解决内忧外患还有忧心你们两位大佬精神健康感情幸福的同时我还要负责给你们买橙子?


伊利亚心里狂叫mmp,然后稳重的点了点头。


 


他们到办公室的时候,法务和公关还有秘书团的人已经在会议室严阵以待了,马克走到他惯用的靠窗首位上坐下,爱德华多也随性的就坐在马克对面的首位。


两位大佬呈现一种‘当年诉讼的经典位置’。


伊利亚看了觉得头有点疼,赶在爱德华多坐下之前把爱德华多引到马克那边的坐下了。


事情比较突然,秘书没有跟马克沟通,也来不及做会议章程和议题汇总,但是讨论起来一点不乱。


因为稍微乱一点,或者逻辑稍微一乱,马克就皱眉。


他一皱眉,大家自发控制自己,逻辑线一瞬间回到正确轨道。


马克手撑着下巴,记着笔记,爱德华多坐在旁边,笔记本放在腿上,吧嗒吧嗒的打字。


会议开了一个半小时,事情都分配的差不多了,散会的时候,公关是最开始离席的,任务最重。法务,秘书和投资的人还没离开,会议室声音稍微有点乱。


马克问爱德华多,有进展吗?


爱德华多带着眼镜,注意力不太集中的回答他说:“现在还什么都没找到。”


这个时候,马克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来显,说了句:“妈妈?”


然后他接了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的脸色变得苍白。


爱德华多收了笔记本,想要离开,看到他的脸色,问他:“马克?你还好吗?”


马克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他只是皱着眉,有点茫然的说了一句:“Ann is dead。”


会议室很乱,爱德华多没听清,他问他,你说什么?


马克没理他,茫然地往外走。


爱德华多拦着他问他:“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马克甩开他,爱德华多没站稳,腰撞上了椅背,疼的他闷哼一声,等他站起来,马克已经离开了。


爱德华多追着他问他,你去哪里?


回家。马克回答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爱德华多追问他。


Eduardo·Saverin,leave me alone。马克说着。


爱德华多看着他离开,没有再追。


 


爱德华多站在会议室里,理清了一点思路,打电话给了伊利亚,把事情跟他描述了一下,叫他去跟着马克。他现在心思恍惚,状态实在不太对。


伊利亚不是个很好的选择,他还有一大堆公关的事情要做,有些只能他去做。


但是爱德华多也找不到其他的人。


伊利亚问他,隐私泄露的这件事怎么办。


爱德华多说,有我。


同样,爱德华多也不是个很好的选择,但是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我决定放弃写肉了,以后我要是再说写肉,大家默认我的肉是R13这种类型。


有小可爱跟我说觉得28不够甜,其实可以换个角度,你想,背式是对一个人多大的信任啊~这么想,甜炸对不对~

评论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