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 红月战争 (M/E 西幻AU)

糖月亮:



Chapter 1 第七十四人之墓


【他从北方来,将血月的光辉洒满世界,旧神们在阴影中颤抖,魔网创立者、帝国主宰者、七大军团指挥官与旧世界公敌扎克伯格一世将在血海之中为新纪元加冕。】




红月战争第七年,西斯尼迦帝国的征伐的脚步在萨维林公国被迫停滞。


大魔导士、第三军团指挥官阿珀提克.伦德尔被僵持不下的战事所激怒,创造了禁术级别的心灵入侵。


心智陷入狂怒的士兵势如破竹地攻陷了公国首都艾辛格,并制造了史无前例的大屠杀,萨维林大公全家被吊死在宫殿前的路灯上。


大屠杀激怒了所有南方诸国,第三军团在疯狂的反扑下退回索登河北岸,为保住北岸战果,阿珀提克.伦德尔再一次利用指挥官权限将心灵入侵术嵌入魔网之中,在冥想中受到感召的法师陆续赶来加入索登河战役,并在格纳马渡口之战中抵挡住南方联军的反扑,七十四名帝国法师在格纳马渡口陨落,阿珀提克.伦德尔的禁术最终暴露,法师协会在柯克兰宫前竖起七十四座黑色墓碑,皇帝最坚定支持者第一次站到了他对面。


柯克兰宫,御前会议。


年轻的金发首相克瑞斯.休格提出了第一个议题。


“陛下,第四军团将在七天后抵达萨维林地区,与第三军团完成索登河北岸的换防工作,第三军团所有参与战役的士兵和军官将退回后方接受治疗并强制退役,财政大臣提交了此次的抚恤金计划。”


“陛下,首相。以往我们给征服的地区带去秩序、马路、商机还有魔偶文明,人们会在两三个月之后明白我们不是野蛮的强盗,甚至视帝国为拯救者。但现在南方人恨我们,如果一个北方人落单,三个孩童也敢于上去杀死他。战争已经暂停,但我们的流血却没有停止,一个军团已经不足以维持索登河北岸的局面。”


“尤瑟尔伯爵,如果我们派更多的士兵,只会在这堆仇恨的烈焰中再添一把薪材。而正如您所言,我们活在仇恨之中,士兵们只能守在要塞和城市之中,他们无法进入乡间,没有任何粮商肯卖一颗粮食给北方人,军团无法在当地获得补给,漫长的补给线是帝国财政的噩梦,一个军团是我们的极限了。”


克瑞斯制止了两名大臣的辩论:“两位阁下,请暂时放下争议,想想我们的目标。我们希望在几年内恢复秩序,建立起对北岸的统治,这样萨维林地区才能成为我们进一步南下的桥头堡,无论进驻几个军团,如果我们无法从要塞中走出,将触角伸向每一处乡间、河谷、山地,这个愿望就无法实现。所以现在讨论增兵毫无必要,缓和仇恨才是当务之急。”


“南方联军的泰多利亚、维德里、和诺伊格达王国想要实现对南岸地区的联合统治,但人们怀念并敬爱萨维林大公,如果我们能帮助另一个萨维林继承公国,作为交换,帝国或许能获得这个有说服力的姓氏,北岸的统治会变得名正言顺。”


“卡珊德拉女爵,您在暗示陛下应该和一名萨维林联姻?”


“我只是提出建议,阁下。”


“南方联军想要瓜分他们那一半的萨维林地区,如果我们要扶持下一个大公,那他必须强硬到敢于在南方诸国的威慑下接受这份善意。”


“首相阁下,谁会拒绝权力呢?就我所知,正好有一个完美的选择。尤利西斯.萨维林,四十年前他本应该成为下一任大公,没有什么比第二次机会更诱人了,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战争英雄的儿子,【白色飓风】爱德华多.萨维林。”


“如果他的确如您所言的那般富有勇气,我们可以派使者去进行一场深入的谈话。”


“只要能稍稍解开勒住军团脖子的仇恨绳索,我甚至不介意扶持一个地精上坐上王位。”


“毋庸置疑,商业协议必须摆在首要位置,黄金永远不分南方与北方。”


“尤瑟尔伯爵、麦格勒夫特伯爵、卡珊德拉女爵,那我想我们达成共识了。”金发首相向大臣们颔首,然后站起来向皇帝致意:“陛下。”


“等等!”首席宫廷大法师达斯汀.莫兹科维茨公爵出声打断了首相的礼仪:“你们就准备这么结束?无视那个?只有我一个人看见广场上还竖着七十四座墓碑吗?”


赫希莉亚.梅洛特.卡珊德拉女爵翻了一个隐秘的白眼。“公爵阁下,阿珀提克.伦德尔将在傍晚被绞死,死去的法师会得到他们应有的荣耀与抚恤,一切都在遵照帝国法典执行。”


首相重新坐了下来:“我们不与法师协会谈判。”


“克瑞斯,那是七十四名本可以改变世界的法师!最后死去的那个法师学徒才十三岁,她本来应该在学院度过一段漫长的、无忧无虑的时光……”


“事实上,我们并不知道她是否就是第七十四人,或许她是中途加入战场,但法师协会要树立起一个能激发同情心的例子。”


“赫希莉娅,你也是一个母亲!”


“所以呢?”卡珊德拉女爵的眼神变得锐利而愤怒。


达斯汀立刻后悔自己做了一个不恰当的质疑,他试图就事论事地提出建议:“协会或许是借助这个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但他们的提议并非不合理,魔网的监控权限由一群人来管理难道不是更好吗?”


卡珊德拉紧紧闭上嘴,吞咽下所有嘲讽的冲动。因为她即搞不懂为什么莫兹科维茨敢向皇帝说这个,也搞不懂为什么他说完还没有滚去死牢而是继续堂而皇之的坐在御前圆桌会议上。


会议厅一时之间陷入沉默,其他人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建议皇帝放弃手中的权力?


但克瑞斯明白达斯汀的意思。他仍旧视皇帝为当年在墨勒斯一起求学的挚友,他甚至觉得无论多么非凡之人也难以独自承担掌控魔网的重担,他不希望看到朋友再因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事受到责难。


红月战争,人们以“绯红之月”来为这场征服命名,因为十三年前,扎克伯格一世加冕之夜,红月从夜空中升起,千万年来,这一片夜空只属于魔法与月之女神菲丽狄斯。


但那一晚,双月在夜空中熠熠生辉,虽然新生的神祇渐渐湮没在了银月的光辉下,但在极地无云的的夜里,你仍能看到银月旁暗淡的伴影,红月并未消失,只是祂的力量还不够强大。


如果皇帝摊开双手,你能看到两道血色的符文从他掌心向上延伸,人们猜测正是这道符文,锁住了在凡人之躯内跃动的神火。


神火已经点燃,假以时日,当他凝就神格,双月的时代便要降临,有人会质疑菲丽狄斯无法回应所有旧日施法者的祈祷,需要请个秘书来做帮手吗?


如果克瑞斯愿意,他能有一百种方法让达斯汀明白,眼前这位行走在人间之神,已经不是昔日的挚友,但他也希望至少尚为人类之时,皇帝还能感受到属于凡人的友谊与爱。


克瑞斯决定换一个角度来说服他:“公爵,已经过了十六年,法师协会早已经不是我们当年创立的那个兄弟会,它拥有巨大的权力和影响力,而正如任何权力机构一般,它为特权服务。如果如您所想,魔网由协会来监控,阿珀提克.伦德尔的名字甚至都不会被提及,在一系列的幕后交易之后,人们只会以为这是一场可悲的意外,认为是战争让每一个人变得狂热。”


达斯汀瞪着他,他还以为御前会议中,他至少能说服一个人,他不得不转向皇帝:“马克,至少做点什么!”


卡珊德拉女爵的手指狠狠抽动一下,一直轻轻撑着额头沉默不语的皇帝似乎从冥想中回过神来:“法师协会不值得信任。”


克瑞斯制止了达斯汀再说出任何话,他站起身来向皇帝致意,带领内阁大臣们退出了宫殿。


达斯汀追上了他:“克瑞斯………”


“达斯汀,你如果不想卡珊德拉扑上来掐死你,最好不要再在她面前叫陛下的名字。”


“难道你也觉得我们不用做出任何改变吗?”


我们需要改变的,是法师协会认为他们可以挑衅帝国这种可笑的想法。


克瑞斯叹息一声说:“暂时放下这件事吧,想想好消息。我们可能马上要有一位皇后了。”







(ps. 最近在玩巫师3,脑洞大开实在忍不住开新坑了)

评论

热度(112)

  1. 苏漓糖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