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Silicon Valley/TSN】他真的不是来复仇的(Richard/Eduardo,ME)1

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爱德华多是在键盘的敲击声中醒来的。




他的脑袋一片昏沉,甚至有些疼痛,记忆一时间没有办法回到它原来归属的地方,于是他就这样躺着,一直听见键盘的敲击声,这让他有些烦躁,想让马克的动静小点——




哦操。




仿佛某个节点被打开,记忆立刻回到它原来的位置,一段段乖乖的排列好,一些画面开始浮现在他的眼前。




消失在波光粼粼的湖面的手机,酒吧里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穿着卫衣的人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被一个女人甩了。”头发卷曲的男人——也许是男孩,他看起来太年轻了,比爱德华多还要年轻许多——说道,“不过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甩,因为我和她约会了几次,然后她就对我说我们不合适,但准确来说我们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酒吧的灯光有些暗,打在他的脸上显示出忧郁却又无辜的气质,他抿了抿杯中金棕色的酒液,然后皱起了眉头:“说实话我还没有到喝这个的合法年龄,不过好像这里也没什么人管。”




男孩——爱德华多决定还是叫他男孩,盯着杯中的酒,有些费解的模样,不知道是为什么而费解,“你呢?”男孩转头看向他,“你在这里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爱德华多当时估计已经喝到断片了。




他发出了一声带着宿醉痛苦的呻吟声,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从床上坐起来,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同一时刻停止了,转椅的扭动声,一个人到了他的身边:“嗨,早上好,你还好吗?”




“我很好。”爱德华多下意识低声道,接着他抬起头,一张全然陌生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不,也不算全然陌生,昨天晚上就是这张脸的主人坐到了自己的身边,点了一杯最低度数的酒,然后念叨了半天爱德华多现在回想不起来太多的东西。




“发生了什么?”爱德华多道,他站起来,欣慰的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是完整的,只是外套被解开了放在一边,看起来他并没有做出太失态的事情。




“你喝的很醉,我没有在你的身上找到手机。”男孩道,“所以我就把你搬回了我的寝室,等你醒过来。”




“哦,是吗。”爱德华多道,“对不起,但是——”他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想起男孩的名字——“理查德,你这里有水或者什么液体吗?”




“哦,有的。”理查德急忙去倒了一杯水给爱德华多,爱德华多一饮而尽后才道:“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太麻烦你了。”




“没有,”理查德道,“我的意思是你的确不太轻不过这些事情没什么,还有就是你还记得你的手机在哪里吗?”




“没事,”爱德华多道,“我把它丢了,因为——某些原因。”




“哦。”理查德知道自己不该问下去了,他站在那里,好像在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




“总之,你可以给我个电话吗?”爱德华多道,“我以后可以请你吃个饭之类的,谢谢你把我从酒吧带了回来,我今天上午还有一节课,现在可能待不了多久——”




“你是哈佛的学生?”理查德道,“哦,我还以为你是个已经工作的人什么的——没有关系,这只是件小事。”




“不不不,我一定要表达感谢。”爱德华多道,他拿出随身携带的便签纸,“可以给我你的号码吗?”




“好吧。”理查德道,看起来甚至有些为难的样子,说出了自己的号码,写完那串数字之后,爱德华多瞟了眼理查德身后的电脑,上面正编写到一半的代码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你在编程?”爱德华多假装随口问,将便签纸收好。




“是的,我的爱好,我在学校主修生物信息。”理查德道。




“很好。”爱德华多道,强迫自己忘记这古怪的熟悉感,哈佛的宿舍,转椅,正在编写的代码和卷头发的男孩——他真的得走了,不然他恐怕自己会因为宿醉再吐出来。




“再见?”他对理查德道,男孩道:“好的,我——我送你出去。”




当然,理查德将他送到门口后便回到了房间,而他带着对于周遭景物的诡异熟悉感走出建筑,在离开前看了眼理查德居住的宿舍楼的名字——




柯克兰。




哦操。




爱德华多在一天之内第二次感叹。




——


风水宝地柯克兰




卷毛克星小花朵




这篇就不保证更新了,随缘吧。

评论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