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ME]与你为邻

羊角数枝梅:

配对:M/E


分级:NC-17


简介:Eduardo是Mark的小邻居


*严重警告*:AU ABO OOC Bug无数




一切都是为年操服务




1


  Eduardo和Mark的第一次见面,让Mark断了条腿。


  没错,就是字面意义上的break a leg。精确一点的话,范围缩小到膝盖。


  


  年纪轻轻又早早成名,革新了全人类社交方式的亿万富翁Mark Zuckerberg,在有钱人扎堆的所谓富人区购置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


  但Mark的房子一定是黄金海岸建筑群里,装潢得最不起眼的那种。尤其在对面巴西裔地产大亨,Roberto Saverin的豪宅的映衬下,更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Mark本来也只把这里当作休息的临时酒店,他不喜欢社交,工作以外唯一可以被称作乐趣的运动是跑步和击剑。


  听助理说,Saverin家也并不是这里的土著,他们全家从巴西移民过来这里定居的时间并不太长,离Mark搬过来只间隔了不到一年。


  Saverin家的女主人是位热情优雅的夫人,Mark第一次开门去收她送来的烟熏干肉,在闲聊中对她有三个孩子而表示过讶异,因为Sandra真的看上去和Mark的姐姐一个年龄。


  再后来,Mark又陆续收到邻居家送的两次礼物,一件是巴西特产的甘蔗酒,敲门的是Saverin家的大儿子Alex,另一件是树薯和椰奶酱做的甜点,敲门的是二儿子Michele。


  虽然Mark不太善于处理这些人际关系,但他还是明白不能拒绝别人的礼貌和好意,尽管三次的巴西食物都让他过于美式的消化系统负担加大,Mark也没有一次抱怨过。


  某天的一个早晨,Mark例行地起床跑步。因为门前有个小小的坡道,Mark回程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往往不是自家的房子,而是Saverin家有些夸张的哥特式屋顶。


  就像一座被简化了的城堡,里面可能关着恶龙的公主。


  之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Mark就为这个不太善意的幻想付出了代价。


  “天呐,快让一让,先生!”


  夹杂着生涩口音的英语透过了Mark的耳机,一个棕发棕眼的孩子骑在一辆自行车上,慌慌张张地大叫着。这位小朋友长得过于精致,Mark甚至以为他是正在从橱窗里出逃。


  还来不及辨清那张嘴里说的什么,偏离了一定角度的车轮还是重重地撞在了Mark的腿上,惯性让他往后倒下去,那个孩子也从座位上弹起,最后非常巧合地把自己摔进了Mark的怀里。


  尖锐的疼痛几乎让Mark眼前一黑,除了腿上的,还有胸口压了一个人的窒息感,Mark觉得喘不过气。


  一群人向他们跑过来,有人把那个孩子从他身上抱了起来,Mark抽离的意识渐渐恢复清醒,他被搀扶,或者说是架到了路边,坐在一片不知道是谁家的私人草坪里,那辆肇事的自行车还翻倒在旁边,肇事的小家伙正一副难过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被Sandra牵到了他面前,Mark那颗聪明过人的脑袋一下就猜出了这个小孩子的身份。


  “对不起,Zuckerberg先生,”Saverin家最小的儿子没忍住,哽咽着向Mark道了歉,“我不是故意的。”


  可能英语还不够好,小家伙后面嘟囔的一串话Mark没一句听得懂,Sandra蹲下身帮小儿子擦了擦脸,又严肃地用葡语说了些什么,估计是不许哭之类的,因为Mark看到小家伙抽抽鼻子,红着眼睛看他,没有再掉一滴眼泪。


  “非常抱歉,Zuckerberg先生,Dudu的父亲已经让秘书开车过来了,我们马上就把你送到最近的医院去。”


  Sandra用愧疚地目光看着Mark,这让他感到了很明显的不自在。


  “没关系,叫我Mark就可以了,”钝痛集中在右腿,Mark脸色有点不好看,冷汗快浸湿额发,但他还是得把这个做完,“不全怪他,我太沉迷于碧昂斯了。”当时他耳机里刚好跳到了Crazy in Love。


  即使Mark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烂好人,他也不至于对这个看起来还不到十岁的小邻居刻薄。


  


  到了医院以后Mark立刻打了一通电话给自己的助理,从过于语焉不详的对话中Hale只提取了两个关键词:骨裂和车祸,作为Mark最忠心的助理,Hale在赶往老板所在的医院的同时,不仅带上了自己,还叫上了公关大人Chris以及一名私人律师。


  眼下的局面是Chris没有预料到的。


  他收起形式化的笑容,无语地走到Mark的病床边。说是病人,但除了一圈绷带,自家CEO的腿上别的症状也看不出来。


  “你已经小气到要跟小孩子计较了吗,Mark?我以为你要比这个大度点。”


  Mark心里恨不得把白眼翻到天上,但面上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用标志性的Mark式语气平板地解释兼嘲讽,“我只是让Hale开车过来送我回家,不过既然你都来了不如拟一份保密协议让那个孩子签了吧,正好他的父母也在。”


  教养极好的Chris没有选择当场跟他翻脸,离开之前还重新挂上了微笑,走到似乎被吓坏了的小家伙的身边,蹲下身拍了拍对方乱糟糟的小脑袋,让两个人的目光落在一个水平线上,“Uncle Mark没事,你不要担心。”


  如果可以回放一遍,Mark一定不会给Chris机会把“Uncle”这两个字说出来。


  未来的十年里,Eduardo见了他第一反应的永远是Uncle Mark,最先脱口而出的也是这个,就算已经长得比Mark都高了,Eduardo见到Mark还是会弯着眼睛,乖乖地喊他Uncle Mark。


  就凭这个,Mark觉得自己都可以把Chris列入一个专门的黑名单。




  “Mark叔叔!”


  被喊到的本人反射性地顿住,不存在的痛觉从膝盖升起,Mark皱着眉揉了把自己的卷毛,从沙发上站起来,抱着笔电给Eduardo开了门。


  自从用自行车把Mark给撞了之后,Eduardo成了Mark这里的常客。一开始Mark还觉得这种赎罪似的行为让他很困扰和别扭,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最主要的是,Mark根本没再把Eduardo当作是来赎罪的,因为Eduardo是一个没有自觉的破坏王。


  从书房到客厅,没有一个地方有东西逃过这位宝贝的摧残,Mark真正发火是那次Eduardo弄坏了他的电脑,里面有还没来得及保存的程序。


  然后他对这位小朋友说了几句平时会对他手下的实习生说的话,面无表情地,语速也没控制。


  Eduardo的眼睛溢满眼泪的速度差不多和他的语速持平。


  所以Mark闭嘴了,戛然而止,像一个快速运转的机器被抽掉发条。


  但是第二天Eduardo又能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自然如常地敲开Mark家的门。


  后来Mark就对Eduardo免疫了,在这种“家访”循序地进行了三十次之后,Mark家门口的报警系统识别到Eduardo的瞳孔后都不会再报警。


  除了那句“叔叔”,Mark会一次又一次地纠正Eduardo,似乎只有这个能让他注意到对方的存在感。


  “Just Mark, Wardo.”


  第无数次,Mark对Eduardo说过的同样的话。


  巴西斑比每回都很认真地跟他点头,不过毫不意外地,下次见的时候全部忘记。




  其实Mark对于Eduardo有很多次判断失误。


  首先,Eduardo并不是没有十岁。他们第一次见面,Eduardo学自行车把他撞了的那时候,就已经十二岁了,正好比Mark小上一轮。


  第二,Eduardo的脾气也没有那么好,这个小少爷的甜蜜估计和任性是等量的。Mark曾经见证过Eduardo人生中的唯一一次离家出走,当然首个落脚点就是离自家不到100米的Mark的房子。


  Eduardo在家里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馅甜心,但在Mark面前就只是一只乖巧的小斑比。


  第三,Eduardo还没分化出第二性别。


  这算不上什么判断或者失误,但现在也很少有孩子一点都没接触过相关的东西。在Eduardo翻出Mark卧室里的保险套和抑制剂,一脸好奇又迷糊地来问他时,Mark第一件想到的是现在打电话给Sandra让她把自己的倒霉孩子接走还来不来得及。


  “你没上过生理卫生课吗?”


  边说边在考虑给自己的抽屉加把锁的Mark没有来得及阻止Eduardo撕开那个套子的塑料包装,他在心底咒骂了一声,过后赶紧把它们从对方手里抢回来。


  “上什么课?”


  蜜糖般的暖棕色眼睛认真地盯着Mark,里面的困惑藏也藏不住。


  “你不上课?”Mark回避了那道过于纯粹的视线,把那些对Eduardo来说过于限制级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上啊,奥利尔特老师每天都来给我上课。”


  Eduardo被Mark抓住了手,还带着刚才从那个小袋子里流出的黏腻液体,Mark干燥的手握住他的,用纸巾一点一点地擦拭干净。


  “你不去学校吗?”


  虽说像Eduardo这样富裕的家庭会有请家庭教师的传统,但很少有父母会不把孩子送到学校去,而只是让在家里学习。


  “不去,”Eduardo摇摇头,“我听不懂别的老师和同学们说的话。”


  语言习得是个漫长的过程,Mark耸耸肩,表示理解。


       也怪不得每天都有那么多时间来找自己。


  “忘掉这个,”Mark扔掉那团脏了的纸,捏了捏Eduardo还肉乎乎的脸蛋,“回家也不准问你的爸爸妈妈或者哥哥们。”


  “为什么?”Eduardo不懂。


  因为你的家长知道了的话会把我当成变态。


  “因为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跟Eduardo待久了,Mark也学会了怎么糊弄小孩子。


  “Okay, Uncle Mark.”


  Mark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Just Mark, Eduardo Saverin.”


  


TBC




【其他】


三天之内搞定这篇√

评论

热度(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