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锤基/艺术家AU】《无题Untitled》Chapter.1(不定期更新)

❀锡兰之红:

《无题Untitled》


配对:Thor&Loki


简介:当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他在校内报纸上看到了那则广告“一名模特,酬金日付”,地址是四号楼三楼314号工作室。Thor去了,他从未想过当他踏入那间314号工作室时,所有一切都将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果我能把你割舍,至少我能回归于平静。”


“你厌倦了?”


“我恨这个。”


“不,你恨得不是这种疯狂这种独特。你恨得只是你自己的平庸让你永远无法融入到这种疯狂与独特。所以你才想要离我而去,你才想把我割舍,你才想回到你那该死的、无聊的、狗屎一样的平静里。”




——Spring——


Chapter.1


“一日模特,酬金日付”。


他站在那扇蓝灰色的铁门前,最后确认了一眼校报上的这则广告。地址是这儿没错,满墙壁的涂鸦,鼻腔里四处乱窜的烟味,混杂了些许诡异的蛋白质气息似乎都在向他宣誓这一地盘的真实性,昭告着这属于那群活在虚幻中的“艺术家”们。Thor多多少少听朋友们谈起过四号楼,这儿住着一堆艺术学院的毕业生,如果他们没能挤进迪士尼去画小公主,或者换上西装出现在高级画廊,那么他们大部分在这儿——没转职的话。


当个画家从来不像字眼上所说的那么有趣,经济是最大的难题,没出名前的画家活得穷困潦倒都快成为一个职业标准,偶尔有那么一两单给三流色情杂志画插图的工作已经不错了,顺道还能卖出两三张摄影照片,哇哦!大收获!Thor知道这个,所以他也不惊讶垃圾场一样的工作室里还住着自己那么多“前辈”。


他不是真的缺钱,可暑假不回家,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干干。他看见了这则广告,他来到了四号楼314号这间没有名字的工作室前。Thor对自己的身材长相非常自信,就算以他为原型塑大卫像也没什么问题。他抬起手,微微握拳想要尝试着敲门,却又放下,低头扫过那行被自己划出的铅字,最终选择推门而入。


一阵风从门内吹了过来,带着湿热气息。那股松节油的气味舒适包裹了过来,像在片刻之间就已占据了他金发间每一个缝隙。不足四十平米的工作室里开着一扇巨大、明亮的落地窗,几只画架上都放着没有完成的油画。满地凌乱散落着高高低低的木工具架,不同质量、款式的画笔乱插在上面,像野地里乱长得杂草。


他朝工作室中走了几步,踩在了什么粘腻之上,低下头,是一坨半硬的深红色颜料。Thor有些嫌恶地抬起脚,看着自己下一步在水泥地板上留下了个血腥的脚印。


“有人吗?”他听着自己的声音在这片狭窄的画具荒原中回荡,“我看见了广告来应征模特。”


没人回答。但他听见打火机“咔哒”在响。


“咔哒”、“咔哒”。


从唯一巨大落地窗的光无法照射的地方传来。那有一扇木门,门内传来水声。Thor跨过横在自己面前的矮架。踩着那些色团,蓝的、绿的、紫的,最后都混成了黑色。


“嘿?”他带着疑问站在了门前,沾上各种颜色的鞋底踩在了水里。那一瞬时,他目光就彻底被锁在了躺在浴缸中的男人身上。


对方嘴里的烟正烧灼。他不停拨弄着那只打火机,让火苗窜起又落下。男人穿着一条工装裤赤裸上身躺在那儿,浴缸里的水都已经满溢了出来,四下淌去,蔓延到了Thor的脚下。这人一头长卷的黑发像海草一样飘浮在水中,在他苍白的皮肤上染开一片浓黑。浴缸上方有一扇很狭窄的圆窗,却用了教堂里的那种彩花玻璃,屋外的光在水面上透下一片无章的彩,一直折射入水中,轻飘飘如薄膜般盖在他肚子上。


“咔哒”声停下,打火机被扔到浴缸旁的瓷盘里。浴缸中的黑发男人眯着眼,两指夹着烟,从双唇中吐出一口白雾。


“学院派小子,嗯?”


“我叫Thor Odinson,我看到……”


“嘘嘘嘘……真他妈的烦人。把衣服脱了。”


Thor怔了一下,却听一阵水声。男人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流水顺着他的身体淌了下来。他跨出来,踩在浴缸外的防滑垫上,用拿着烟的手撩起一头湿发:“听不懂吗?我说,把衣服脱了。你他妈不是来应征模特的吗?”


Thor从他语气里听出了丝毫不在乎的轻蔑。他莫名有些赌气扯开了纽扣,快速将衬衫剥落下来,卡着袖子裸露出胸膛然后说:“是的,我是来应征模特的。”


而他确信,自己在对方眼中看见微妙燃起的火苗。男人走过来,他白而纤长的手抓住了他的衬衫领子用力扯下,从后推搡着他,将他往浴缸边引去。Thor摊开双手转过了身来:“嘿!”


“把你的板鞋脱掉,到浴缸里去。”


他可以选择拒绝,尤其是这样颐指气使的语调和漫不经心仍无多少尊重的命令,可他却顺从地脱掉了鞋袜,踩在颗粒触感的防滑垫上。Thor回头又看了眼那个对他发出命令的男人,看水珠在他瘦削的身体上一点点渗开,形成一个又一个诡异的反光弧度。


他的锁骨,他的胸口,他过分苍白失血的皮肤,被泡到起褶的指尖,黏在肩膀上的湿发还有那双慵懒又不屑的绿眼。Thor将自己略显贪婪的目光收了回来,深吸了口气,转过身跨入浴缸。


水漫上了他的小腿,黑发男人靠近过来,双手按着他肩膀将他压入水中。身体浸入液体时,他尝试发问:“你叫什么名字?”


接着水却盖过了他的耳朵,他唇间吐出几个气泡,不得已困惑望着对方。男人伏下身拉掉了他绑着金发的头绳,满意地望着他那头金色飘浮开。他就那样踩在浴缸上举起双手取下被固定在浴缸上方天花板上的照相机,就着这扭捏不适地姿态快速捕捉这他在水中睁大双眼迷茫而又困惑的模样。


快门声穿过流水扭曲后到达Thor耳中。眼球略微酸涩,他隔着那些奇诡的光线看对方挑了挑食指。虽然没有任何言语,可他下意识理解对方是让自己从水中出来。憋气到极限,Thor吐出口气从水面之下将身直起。水花四溅开时,快门声不断响起。那是类似于打火机却又不同于它的“咔嚓”声。


咔嚓,是他被水平面一分为二的蓝眼;咔嚓,那头鎏金金属色的长发在碎彩光芒下闪烁;咔嚓;咔嚓;咔嚓。


他的肉体,健壮的身躯,完美的肌肉,无暇的皮肤,微微茂盛的体毛,性特征明显的器官。


咔嚓。


“可以了。”


浴室中的摄影者叼着烟点燃了打火机,扯出一条不算干净的浴巾扔到他身上。Thor说:“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用唇含着滤嘴,在口袋里掏出两张湿漉漉的纸币塞进了他手里,终于抬眼正视着他说:“你是我的模特了。明天也是这个时间,到这儿等我。”


“那么你的名字?”


男人自顾自脱掉了湿漉漉的裤子,背对着他给了他一个圆润的屁股,然后用一条深灰色的浴袍斩断了他的视线:“你不需要知道。”


Thor把那两张纸钞胡塞进口袋:“你不是什么友好的画家。”


“哈,画家。”已经走到门边的家伙从浴柜底下用脚趾拨弄出一双黑带子的日本木屐,回过头,略微驼背叼着香烟,晃着手里那只相机颓唐斜靠在门边低嘲道,“我就是个苟延残喘靠这些狗屁玩意儿吃饭的混账而已。”


接着他站直了身,十分夸张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现在先生,请你滚蛋吧。”


便转身自顾自先退场离开了。


Thor一只手自始至终插在了口袋里,捏着那两张绿色纸钞,盯着他那深灰色的背影,脚趾头在潮湿的防滑垫上缩了缩,他尝试在对方说完那么一句话后从喉咙里挤出点什么反驳,好显得旗鼓相当。然而他却发现自己一时失语手掌颤抖地失常。反应过来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心脏跳得很快。扭过头,眼被那道从彩窗中射入的光刺道,抬手遮了一下,再回过神来时,狭窄的314房内没有任何一个“艺术家”存在。只残存着那些仍艰难生长着的画具们。


Thor用那块脏兮兮的浴巾擦干了双脚,穿好鞋袜,套上了被扔进水里的衬衫,浑身上下看起来像刚刚从护城河里游过泳回来一样。


他走出了这间工作室,在门外驻足,强迫自己不再回头。他踩着台阶顺着方形螺旋状的楼梯往下走去,一直到双脚踩在了门前石砖上时,才终于从口袋中把那张皱巴巴的纸钞拿了出来,鬼使神差将这两团东西放在鼻下,深吸口气。


烟草与松节油的味道。




TBC.


(还记得当初我发的那个脑洞不?


日常赶稿摸鱼……


至于啥时候更新啥时候完结,咱们就看天意吧。你们的日更打字机这半年得一去不复返了,有多少看多少珍惜这段缘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475)

  1. 颜值担当Cc酱❀锡兰之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