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二分之一Mark

是冬冬不是东东:

本集重点:=3=爱华多


不知道排版怎么样,空隙有点大的样子


第一章




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的卷毛皱着眉头使劲盯着飘窗,就好像飘窗上面有什么让人看不明白的怪异存在。




门锁被打开的“咔哒”声打破了一室的安静,卷毛奇怪的转过头,即使连他皱着的眉头都不清楚他在对什么感觉到奇怪。




“What the fuck!你为什么在我的宿舍里?”




出现在门口握着钥匙气愤的要死的人,我不认识。




卷毛坦荡的移回视线,继续看着飘窗。




被完全当成空气的男子小心的从门口抄起刚买的啤酒,绕到卷毛的面前:“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次!?Mr Zuckerberg!是您?!您是漏了什么重要的东




西在您的宿舍吗?呃……我是说您以前的宿舍。”尴尬的把啤酒放下,明明是在自己宿舍却局促的好像误闯了别人的宿舍,“Mr Zuckerberg?”




卷毛眼睛放空,脑内循环了一遍“Zuckerberg”脑神经系统甚至很贴心的在“Zuckerberg”前面加上“Mark”。




“Mark Zuckerberg”卷毛的嘴里过了一遍疑似自己名字的字母组合,没有感觉。卷毛Mark转过头看着下一秒就要跳到门口去的宿舍主人:“把你的电话给我。”




在如无实质的眼神下,可怜的男人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您请用。”




Mark的手指像演练了无数遍一样熟练的拨通了刻在脑海中的一串数字。




几下盲音,“Hello?”




卷毛Mark呆滞的听着,感受着脑神经像洗了热水澡一样毛孔张开的大呼痛快。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电话另一头的男声带着疑惑的尾音。




卷毛Mark紧张的吸了几口气:“wardo,我……”




回应Mark的只有嘟嘟嘟嘟的挂断声。




宿舍的气压降的人心跳都快停止,至少可怜的普通人的心跳快要停止了。




宿舍主人胆颤的移动着脚步往门口的方向挪动,至于手机,就让它慷慨就义吧,还有宿舍,相信以Mr Zuckerberg的家底翻建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




“wardo,一秒就认出了我的声音。”




死神镰刀的刀锋挥下。或者是死神的花……




不管是什么东西,反正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个wardo是谁,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们打得真的是离婚官司,我一点也不想掺和进你们复婚的事宜里。




卷毛靠在椅背上,把手机扔回给宿舍小哥:“现在,去买到新加坡的机票,我要以最快速度到wardo的家门口。”




……什么鬼!?




“快!”卷毛的眼神可以杀人。




宿舍小哥捧着自己的手机小小声说:“可是,我买了机票这个月就没有钱吃饭了。”




你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打劫我!




“手机拿回来。”




卷毛再一次摁通了Eduardo的电话,接通声音一响卷毛轻轻的请求道:“wardo,I need you。”




宿舍小哥想把自己缩起来。




经过了半分钟的的沉默。




“Where you are?”




“我……大概在我以前的宿舍,你会过来接我的对吧?”




“……我会通知Chris。”




嘟嘟嘟嘟嘟掩盖了Mark继续想要说的话。




卷毛不知所措的听着盲音。




……




Eduardo的内心远没有他声音表现的那么平静,他无法理解在经过决裂、官司、分道扬镳之后Mark还可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和他联系,还理所应当的以为自




己会在他需要的时候奋不顾身甚至跨越半个地球。




甚至跨越半个地球……




停下,你为什么要买机票!




身体的自我意识无视着Eduardo本就不强的拒绝,快速做好了一切出发的准备。




等他走到Mark的宿舍楼下,才想起自己早就把门卡还了回去。他应该就此原地转身,如果他做到了他就可以摆脱Mark的影响,他可以的……




他不可以,他做不到,所以他只能掏起手机回拨了那个陌生的号码,等着Mark像被丢在幼儿园的小孩突然看到家长的猛扑。




“wardo,你来接我了。”




Eduardo僵着手让Mark的体温从心脏蔓延到四肢,才有力气环抱住他。




“I'm here for you。”




就这样吧,Eduardo轻呼一口气,安抚的拍了拍Mark的后背



评论

热度(55)

  1. 苏漓是冬冬不是东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