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此宅有鬼 01

稀有气体:

写着玩,ooc,just for fun,一切为了放松心情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重发一下


大概是个搞笑故事,MEM无差,清水HE


架空设定,他们之前不认识






01


Eduardo拎着行李箱和哥哥Alex站在一栋大房子前。


他只是想暂时逃离现在的工作环境,工作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的性格也让他在同事间相处得很好。问题是他的上司,自从他的上司向Eduardo告白被拒了之后,他就处处给Eduardo找麻烦。


他想辞职,他手上的钱足够投资几个项目或者自己做老板,但这份工作是父亲希望他做的。最后他请了一个月的假,打算先换个环境。


哥哥Alex担心自己的心理状况,主动来陪他,还找了这么一个休假用的空闲房屋。


其实Eduardo更想去追逐飓风,但最近没有飓风。或者做一些极限运动,但又不想拒绝哥哥的好意。


好吧,来看看这栋房子吧。


院子倒是不小,四周用雕刻着奇怪花纹的木质栅栏围着。Eduardo随着哥哥推开了院门,这是一栋二层小楼,外表漆成白色,从窗框的样式它已经有年头了,希望里面有现代化的电气设备。Eduardo一踏进院子就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很难说清,好像一瞬间连视线都模糊了一下,背后也一阵阵发凉。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扭过头去看,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窜进了灌木里。他想叫Alex一起看一下,但Alex完全没注意到草丛里的动静,径直走向了别墅的门。


“已经收拾过了,这里什么都有,你可以洗热水澡,上网,或者你想工作的话绝对没问题,但我还是建议你借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


Eduardo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把视线从院子里收回来,跟着哥哥走进房子里,那种感觉更强烈了。


客厅里放了一张暗红色的大餐桌,还配了椅背极高的古典椅子,像是上个世纪的东西,和旁边的电器格格不入。厨房里的厨具齐全,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一看就是新的。


“唯一的缺点是,周围没有其他邻居,最近的一户也要20分钟的车程。好了Dudu,上楼看看你要哪间卧室?”


“OK!”把行李箱放在一层的客厅,Eduardo跑上了楼梯,楼梯发出吱嘎的声音。


“一共有两间卧室,其实还有一间客房,不过还没收拾出来,这间稍微小一点。”Alex打开一间卧室的门。


Eduardo向里看了一眼,他对房间的大小没什么要求,只是想看看房间的布局,结果正看到床上坐了个人。一个年轻男人,一个蓝色眼睛的卷毛。


“WHO ARE YOU?!”


Eduardo惊讶的叫了出来,Alex先前并没有说过还有第三个人在别墅里。而Alex听到之后也快速扭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他。甚至连坐在床上的卷毛都抬起头看着他,虽然脸上还是一副漠然的表情,但微张的嘴也暴露了他的心情。


天呐!Eduardo注意到了阳光从窗子照进房间里,透过了卷毛直接落在了地板上。


他没有影子。


“谁?怎么了?”Alex满脸疑惑地向房间里张望。


“我……呃,那个……”


好吧,Eduardo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小时候他也见过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能是那些人们称之为“幽/灵”的东西。或许自己真的有什么通灵的能力,可上一次见到的时候他还没上小学!如果有的话也是曾经有,现在他怎么又能看到了?!


是这栋房子的问题,他想起自己刚进到院子里时异样的感觉,草丛里那个黑色的影子也许真的不是活物,难怪哥哥没反应。


“Dudu?你还好吗?”Alex满脸担忧。


“我很好。”Eduardo清了清嗓子,总不能把有幽/灵的房间给Alex住吧,“我的意思是,我要这间。”


Alex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还没去看另一间卧室呢。”


最后Eduardo还是跟着哥哥去看了另一间卧室,很好,确认过没有其他幽/灵后,他借口要整理东西,立刻拖着箱子进了小卧室,把门关好。


那个幽灵还在,看到Eduardo走进来,他居然开口说话了。


“你能看到我。”


Eduardo点了点头。


“让我离开这。”


???Eduardo摇了摇头,他没太明白这家伙的意思。


“你……是幽/灵之类的吧?你是怎么进来的?还是原来就在这?”


“我无法离开这栋房子,只有你能看到我。”


“是的,我能看到你,但你为什么不能离开这栋房子?”


“我不知道。”卷毛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最远只能走到院门,再向前就会被拖回来。”


“哦……但如你所见,我才第一天到这里,恐怕帮不了你什么。”Eduardo仔细打量着对方,阳光下半透明的身影甚至让人觉得圣洁美好。他回忆起小时候见到那些幽灵,面/目/狰/狞或者浑身是血,简直是她的童年噩梦,谢天谢地面前这个穿着医院病号服的卷毛幽/灵看上去赏心悦目多了。


“你是怎么……”Eduardo斟酌用什么词比较好,“怎么到这的?在这之前你……呃,怎么成为幽灵的?”他想问的是你是怎么死的,但终归觉得这不太礼貌,即使对方已经不是人类。


“我忘了。”


看来是遇到了一个失忆的幽/灵了,他叉着腰看着对方,生活还真是充满戏剧性。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一直叫你幽/灵先生吧。”


“Mark”


“什么?”


“Mark,应该是我的名字。”对方抬起了胳膊,挂在手腕上的塑料环上写着Mark.Z。


“好吧,Eduardo。”他习惯性的伸出手,只握到一把空气,Mark歪着头看着他。


“抱歉,我忘了。”


Eduardo抿着嘴笑了笑,自己居然会对幽/灵笑!他转身开始收拾自己带来的行李。名为Mark的幽/灵穿着病号服,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或许他是在医院病逝的。他看上去那么年轻,可能和自己差不多,甚至比自己还小上几岁。


Eduardo心情有些沉重,混杂着惋惜之类的情感,他看了看坐在床上的Mark,后者满不在乎地抱着胳膊看着窗外。


“你被困在这多久了?”


“13天。”从发现不能离开这栋房子以后,Mark每天都记着日升日落。“你会住多久?”


“一个月。”


“度假?”


“度假,算是度假。”


Mark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想要借助Eduardo的力量离开这里,还有1个月的时间。




—tbc—




下次更新时间不确定



评论

热度(26)

  1. 苏漓稀有气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