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ME)He is yours(一)

盾鹿:

*老友记第四季罗斯在婚礼上叫错了名字的梗。


  


  (一)


  


  马克在婚礼上叫错了新娘的名字,他说的是我愿意,爱德华多,我愿意。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马克在新娘铁青的脸色面前淡定自若,不知道是想蒙混过去呢还是觉得理所当然,蒙混过去当然是不可能的,媒体区大片的镜头此时正默契十足的一致对准主角的所在位置,闪光灯连成一片,还有沉不住气的都想把摄像机伸到这对本该幸福甜蜜的新人底下,现在看来甜蜜是没有,幸福也不一定了。


  


  而如果是理所当然的话,这就值得深思了。在场的记者们都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有手快地早就联系了上头第一时间通过社交网络发了出去,标题是什么自然不用猜了。底下是各家媒体风起云涌争夺新闻头条,中心位置半径开外是一片寂静,这颗炸弹来得太快太急太意想不到,炸得人外焦里嫩无法思考。


  


  且不说新娘那一方是怎么个想法,马克的家人好友震惊地面面相觑,Facebook这边则心惊胆战地一会儿看看他们的老大马克,一会儿又瞅瞅脸色黑到不得了的公关,最后决定还是和吉祥物一起抱团发抖。


  


  克里斯早在马克张嘴那刻心就莫名其妙的狂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果不其然!他的整张脸顿时乌云密布,恨不得时间倒退到前一刻让他有机会把马克的嘴封掉,他早该这么做了!达斯汀原本还震惊无措想揪住克里斯问是他耳背呢还是做梦呢,现在被克里斯的脸色吓到屁都不敢放地缩在旁边为马克祈祷,谁都知道一旦Facebook公关的脸色黑沉那肯定就是马克又搞什么乱子了,这时候能做的就是离公关远一点,保命。


  


  就这么一边你争我夺的一边噤若寒蝉的持续了几分钟,还是习惯了处理马克捅天的克里斯率先反应过来。他先是示意公关们去解决媒体,接着狠狠瞪了一眼马克用眼神警告他不要乱来,马克一如既往的没什么特别表情,就算是当了新郎他都能表现得心无旁骛,鬼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最后克里斯十分抱歉的让神父再走遍流程,想必神父是大场面见多了,现场估计除了马克就属他最镇定,神父拖着嗓子慢悠悠地又问了一遍:新娘,你是否愿意将马克·扎克伯格当做你合法的丈夫……


  


  话都还没问完,新娘便身手敏捷地抢过身旁伴娘的捧花并伴随着一声咒骂把捧花直直地扔在马克的脸上,然后头也不回地拖着裙摆走了,新娘一方见这情况也浩浩荡荡地跟在新娘后面,婚礼现场霎时就走了一半。


  


  神父合上书,依旧慢悠悠地问:还要继续吗?


  


  马克此时的表情才发生了变化,他诧异地看了一眼神父,对其竟然比自己还淡定的表现另眼相看。他没说话,冲神父摇摇头,扯了扯领带,几朵花瓣正巧卡在他的卷毛里,他就这么面无表情地顶着一头鲜花回了休息室。


  


  婚礼的主角没了,还走得一西一东,要不是克里斯眼疾手快地把保安调上来,媒体群估计就要像破栏的野猪倾巢而出。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野猪跑不了但野猪会上网啊,克里斯都能预见新闻报纸的腥风血雨,他决定这事完了立马准备他第一千零一封辞职信,必须要快准狠。


  


  达斯汀在这也没什么事做,便带着众人“看看老大是不是要搞事,他们都十分期待!毕竟you-know-who先生一直是Facebook的一大传说啊”的殷殷期盼去找马克了。


  


  马克一点儿都没有自己是搅乱自己婚礼的罪魁祸首的自觉,他的心情竟然看上去还不错,正对着梳妆镜扯卷发上沾着的花瓣。


  


  达斯汀“嘶——”地一声关上门,如临大敌般小心翼翼地问马克现在要怎么办。


  


  马克瞟了他一眼:“什么怎么办。”


  


  “克里斯啊!”达斯汀一脸心有余悸地指着门外,“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恐怖的脸色,我觉得他都想杀了你!”


  


  “杀人是犯法的。”马克把花瓣弄下来后,给自己和达斯汀倒了一杯水。


  


  达斯汀接过水坐到沙发上懵懵懂懂地点头,说:“是这样的,我只是比喻比喻。”他突然想起什么,两只手端着杯子看了看马克的脸色接着问:“你……刚刚在神父面前说的话是真的吗?”


  


  马克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道:“不知道。”


  


  “不知道!”达斯汀跳起来,不顾水从杯子里洒出来像只尖叫的小鸟高声喊着,“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叫什么华多的名字!你是不是想他了?是不是是不是!”


  


  达斯汀对五年前他明知道马克和肖恩的计划却没有像个真正的朋友去提醒爱德华多,导致最终爱德华多对马克起诉并在之后远走他国始终没联系他们这事一直耿耿于怀,克里斯跟他也差不多,而马克,马克不仅表现得不像朋友,还像个混蛋一样连一句后悔都不曾说过,更是在之后禁止公司上下以及他和克里斯提起爱德华多的名字。达斯汀试图反抗过,他在马克面前大提从新闻上看到的关于爱德华多的消息,其结果就是被马克关在办公室对着三台电脑进行惨无人道的代码编程!简直过分!


  


  所以,现在,在这个有可能能让马克主动出击和爱德华多冰释前嫌的节骨点上,怎么能叫他不激动?他甚至不觉得马克对着自己的新娘叫爱德华多有什么奇怪,只一心一意想看到自己的两个好朋友能回到哈佛时期,亲密无间。于是他摩拳擦掌地为马克出谋划策,全然忘记一扇门之外还有可怕的克里斯在等着他们。


  


  不过达斯汀注定要失望了,马克似乎对“和好”这个词无动于衷,即便他叫了爱德华多的名字,也只是叫了而已,在他看来没什么意义。他可能只是前一天晚上对着代码熬得太晚,红牛喝多了;亦或是早上他照例打开电脑处理公司事务时,偶然瞥见Facebook顶栏爱德华多的名字而已。


  


  “Holy shit.”最后达斯汀只能干巴巴地撇下一句话坐回去,也是,爱德华多还在遥远的大洋彼岸,马克的婚礼他压根就没来,就连每年的股东会议他都只派了代表参加,冰释前嫌要是这么简单,又哪里会有五年彼此的不闻不见呢。


  


  达斯汀沮丧极了。


  


  暂且不说休息室里是怎样的愁云密布,婚礼大堂是真真的热闹非凡了。


  


  有问询赶来的其他记者,不过他们被保安拦在外面进不来,只好堵在门口看看能不能逮着个什么消息;里面的记者则想出去,但都被克里斯派人拦下然后逐个交流,希望他们能高抬贵手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惜已经晚了,几家大媒体的新闻都已经抢先发出去了,什么[FacebookCEO疑似婚礼出柜,新娘怒摔捧花离去]这还算好的,更离谱的是有些媒体为博眼球写的[FacebookCEO大胆隔空求婚前CFO],甚至一些诸如[带你解密马克·扎克伯格与爱德华多·萨维林不得不说的往事]这种奇怪的报道,一时间整个互联网上群魔乱舞,马克失败的婚礼反倒成了媒体和网民的狂欢,毕竟最近都没什么大新闻,突然出现的消息像是久旱逢甘露,短短几小时内便席卷了全球。


  


  马克的家人被克里斯安排到了另外一间休息室,扎克伯格夫人已经恢复了镇定,只是脸色看上去不亚于克里斯。克里斯在心里幸灾乐祸了一番,转而想起外面的大麻烦又苦着脸出去了。


  


  一直接近午夜,事情才初步得到解决。撤下新闻是来不及了,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此时再突然撤销反倒显得欲盖弥彰,各大媒体也不愿意放弃新闻头条,最后的协商是一些太过离谱的新闻下线,至于一些小网站则不在可控之列了。Facebook方面也出了份声明,声明此事关系到马克·扎克伯格的私事,希望大家冷静,不散播谣言,也不要骚扰当事人。


  


  当事人是谁不言而喻,早就有好事的媒体联系到新加坡那边,新加坡本地媒体也蠢蠢欲动,这年头谁都想搞个大新闻。


  


  爱德华多来到新加坡之后就致力于各项投资和商业计划,他有着天才的投资眼光和商业天赋,如今已成了商业翘楚。到目前为止,他唯一失败的地方可能就是退出了Facebook这座庞大的帝国。


  


  人们迫切需要知道爱德华多的回应,对于他昔日的好友、搭档,最后反目成仇的敌人,竟然在时隔五年之后在婚礼上叫出了他的名字,知道这条消息之后他会怎么做?这会是他们在五年之后握手言和的一个契机吗?


  


  爱德华多是在婚礼的第二天早上才看到这条新闻的。


  


  当时他刚起床,疑惑地发现静音的手机窜出了几十条电话和短信,他还以为公司出了什么大事,急忙想找秘书确认情况时,却看见了手机显示出的最新两条短信——


  


  【你看到最新的那条新闻了吗?快打开电视,你上新闻头条了!】


  


  【和马克·扎克伯格】


  


  -TBC-


之前一直想写的一个梗,写了一半,今天看到就顺便写完,最近有时间,和DE、盾冬及火王子这三个坑轮流更

评论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