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ME]药到病除

十六两糖:

Mark感冒了,据他自己说是因为洗澡时水因不可抗外力突然变冷,而他正满身泡沫,不得不继续把澡洗完,于是就感冒了。


“今天别熬夜了,”Eduardo摸了摸Mark的额头,“早点睡觉。”说完拿起外套准备出门,只听身后一声闷响。


Mark从椅子上一头栽到地板上。


“Mark?!”Eduardo赶忙跑到Mark身边,“怎么会突然摔倒?是低血糖吗?”


“吃了,Dustin订的披萨,”声音沙哑得一塌糊涂,Mark按了按太阳穴,蹦出两个字,“头疼。”


Eduardo架着Mark回到床上,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心里焦躁万分,“Mark,你这有药吗?”


Mark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得摇摇头。


“你这感冒太严重了,”看这样子像是急性咽喉炎,Eduardo看了看时间,“你等等,我回寝室给你拿药。”


“啪——”


Eduardo的手腕被拽住,他回头,不解地看着床上的人,“Mark,你必须吃药。”


Mark抿着唇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Eduardo。


“Mark,”Eduardo放柔了声音,他想也许是因为感冒,Mark变得比往常孩子气了许多,“你先躺一会,我一会就回来。”


“不!”声音里仿佛加了一把沙砾。


Mark一下坐了起来,拉起Eduardo的手,在手掌上写下:我不吃药。


Eduardo看着Mark,“Mark……”


Mark继续写:出汗就好了,我冷。


Eduardo叹了一口气,“那你先放开,我去把外套脱了。”


这夜静悄悄的,Mark因为感冒呼吸声加重,温热的呼吸喷在Eduardo的耳边,听起来竟有些性感。寝室的床本就比单人床宽不了多少,Eduardo听着Mark的呼吸,身体不自觉起了反应。他有些尴尬,既不敢起身,也不敢自行解决,只能寄希望于自我平复。无奈,Mark似乎睡得很香,一晚上的呼吸声都很均匀,而他又紧紧抓着Eduardo的手腕,Eduardo只得看了一晚上天花板。


 


 


第二天,Mark的感冒确实好了不少,但正常说话还是有些困难。于是Eduardo又开始兼职他的人肉翻译机。


“Mark,你做的Course Match真的太棒了!”说话的人Eduardo见过几次,似乎是Mark的同学。


Mark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


“你有什么好的编程书可以推荐吗?”同学的眼神里满是崇拜。


Mark盯着他看了一会,又看了一眼Eduardo。


Eduardo会意,“适合自己的水平就好。Mark最近感冒了,说不出话来。”


那同学挠挠头发,“真对不起……我,我就先走了,谢谢你的建议。”


Mark看着那人的背影,然后拉过Eduardo的左手,写下:我建议了什么?


Eduardo觉得手心有些痒,他收回五指,“你还是快点把病养好吧,最近我都没休息好。”


Mark挑眉,若有所思。


 


 


Chris觉得最近的Mark有些奇怪,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他找到Dustin,“有没有觉得……Mark最近不太一样?”


Dustin正在做一个鲑鱼桌宠,“他不是感冒了嘛,不能说话所以比较安静吧。”


Chris想了想,觉得这个说法也不无道理。


 


 


又过了两天,Mark感冒还没好全,但是能够正常说话了,人却变得有些暴躁。Chris发现他们冰柜里的啤酒一夜之间变成空瓶堆在Mark的床边。


Chris敲了敲Mark的桌面,“Mark,你的感冒好了吗?”这么喝冰啤酒是不准备要嗓子了?


Mark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你如果没有课,一般会干什么?”


“去约会啊。”Chris理所当然。


“你一般是怎么做的?”Mark把椅子转向Chris,表情很严肃。


Chris挑了一下眉,“怎么,有目标了?”


Mark抱臂看着Chris。


Chris笑了笑,“当然是创造一切机会和对方独处,进一步才能肢体接触啊。”


“包括睡觉?”


“包括……等等,”Chris惊讶了,“你有目标也不至于这么急吧?”


Mark低头想了一下,“我懂了。”接着开始摆弄电脑,不再看Chris。


Chris一头雾水,不是,我说什么了?


 


 


Eduardo连续三天没出现在Kirkland寝室,这实在可以用作拍摄哈佛版《Strange Things》的素材了。其实Eduardo也不是出于自愿,实在是Mark的呼吸声扰得他睡不安稳,他又不能让Mark不呼吸,叫他把原因如实相告又实在不太好意思。可他还是放心不下Mark,于是,第四天一下课就跑去了Kirkland。


“Mark,”Eduardo环顾一圈,“就你一个人?”


“嗯。”房间里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连贯而有力。


“吃过午饭了吗?”Eduardo用手撑在Mark的桌边,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对方的屏幕。


Mark猛地合上电脑,“还没,”他迅速站起来走到门边,“Wardo,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Eduardo眨眨眼睛,虽然不知道Mark为什么突然转了性,但还是点了点头。


 


 


“Wardo,这是什么味道的?”Mark指了指Eduardo盘子里的菜。


Eduardo叉起一块,递过去,“你自己尝尝?”


Mark先是凑过去闻了闻,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Eduardo看着Mark的动作,浑身突然一阵战栗。又听Mark淡淡道:“我尝不出味道了,Wardo。”


Eduardo抓着叉子的手慢慢收紧,“Mark,你的感冒还没好。”


 


 


Chris回到寝室的时候发现Eduardo正靠在Mark的床上看书,他放下手上的袋子,高兴地招呼了一声,“Wardo,快来帮我闻闻这个味道。”


Eduardo凑到Chris的手腕边,“很适合你。”香味若隐若现又有一点刺激性。


“是什么味道?”一向对这些事情没兴趣的Mark居然破天荒地主动接话。


Eduardo劝他,“你现在闻不到,我形容不出那个味道。”


Chris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有些回过味来。他把香水往Eduardo怀里一塞,“既然Wardo你都觉得不错,那大概我今晚能有些‘意外收获’,先走了。”


寝室里又只剩下Mark和Eduardo两个人。


Mark盯着那瓶香水,“Wardo,它是什么味道的?”


Eduardo没办法,只能喷了一点在手腕上,边闻边形容,“前味是木质香……Mark你要做什么?!”


Mark抓过Eduardo的手腕,伸出了舌头。


Eduardo抽回自己的手,骤然加速的心跳带动着血液沸腾到了脸上,蔓延至耳后。


“Mark……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早点睡。”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Mark看着Eduardo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他拿出笔记本,继续看中午没看完的那个提问:好朋友为什么突然躲着你?


第一条答案:他想和你绝交。


Mark想都没想直接pass了这条。


第二条: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但是他觉得你可能不喜欢他,他怕万一跟你表白就连朋友都没得做。


Mark回想了一下Eduardo的反应,决定先往下看。


第三条:他喜欢你,但是希望你先表白。


Mark的手指停顿了一下,他想起了Chris的话:创造一切机会独处,包括睡觉。


当晚,Mark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如何表白。


 


 


一个星期后,Eduardo发现自己的Synapse总是会推荐一些婚礼常用的BGM,他发誓他从来没在音乐播放软件喜欢过类似的歌。他想,可能是大数据分析出了些小问题。接着,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Course Match的界面上居然开始飘花瓣,像素极低,就是小时候常玩的吃糖豆那种画质的花瓣。乍一看很像恐怖片的开头,而那些和他选了同一门课的人名仿佛构成了一份完整的死亡名单。


Eduardo在下课之后去找Mark的路上一直听到旁边有人在谈论他,至少是在说他的名字。


“就是他吗?”一个女生低声问同伴。


同伴点点头,“最近校内网都传疯了。”


Eduardo很奇怪,但他决定还是先去找Mark。


“Hey,Mark,”Eduardo在Mark身边坐下,“你用过你自己编的软件吗?”


“当然。”Mark点头。


Eduardo打开自己的电脑,“我觉得最近我的电脑可能中病毒了,它总是给我推荐一些奇怪的东西,还有Course Match的界面……”


“Wardo,”Mark猛地抓住Eduardo的手腕,有些忘词,“你喜……”


Eduardo停下来看他,四目相对,Mark这下是完全忘词了。他的视线从Eduardo的眼睛慢慢下移,又一点一点地靠近Eduardo,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对方的嘴角。


“甜的。”Mark顺势舔了一圈Eduardo的唇,评价道。


Eduardo整个人都僵住了,举着电脑动也不敢动。


Mark又亲了一口,宣布结论,“Wardo,我能尝到味道了。我的病好了。”


 


 


这次Eduardo一个星期都没再去过Kirkland寝室,连走路都避着Kirkland方向过来的人。


Dustin也发现了这点,他有些奇怪,“Mark,Wardo是不是很久没来了?他最近在忙吗?”


Mark烦躁地敲键盘,企图让这个声音盖过Dustin的问话声。


Chris笑了,拍了拍Dustin的肩,“大概是,Wardo最近很烦恼吧。”


“烦什么?”Dustin更奇怪了,Eduardo成绩好长得好,无论是教授还是同学都很喜欢他,最近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啊。


Chris看了一眼Dustin,有些好笑地问道:“你们学经济的,是不是都不喜欢看校内网?”


“没事看那个干什么?”Dustin问,“这和Wardo有什么关系?”


Chris故意把声音提高了两度,“大概他是不想伤害某颗不会表白的少男心吧。”


“不会啊,”Dustin小声嘀咕,“早上我才看到他拒绝了一个学弟来着……”


室内的键盘声突然消失了。


 


 


“Mark?”Eduardo震惊极了,“现在都快凌晨了,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我没带钥匙,寝室里没人。”Mark镇静地撒谎,“Wardo,我能在你这呆一夜吗?”


“那……”Eduardo想到那个晚上的吻,有些犹豫,对方抱着电脑的样子又实在让他不忍心,“那你进来吧。”


时针走过十二点,Eduardo躺在床上看着Mark仍旧坐在桌前敲着键盘。


“Mark,”Eduardo开口,“别编程了,先睡觉吧。”


闻言,Mark啪地一下合上电脑,唰地脱掉了外衣,迅速钻进了Eduardo的被子里。


安静了一会,Mark突然问道:“Wardo,你睡着了吗?”


Eduardo翻了个身,背对着Mark,“嗯,快了……”


“Wardo,你最近是不是很忙?”


“嗯。”也不是很忙,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Wardo,你是不是明天下午有课?”


“嗯。”Eduardo被提醒才想起来,明天专业课在下午,可以多睡一会。


“Wardo,你是不是……喜欢我?”


“嗯……什么?!”Eduardo睁开了眼睛,转过来面对Mark,“你说什么?”


Mark扣住Eduardo的后脑,然后亲了一口,“我感冒的时候,你躺在我身边的时候硬了。”他的眼睛亮亮的,一丝睡意也没有。


Eduardo没反应过来,“等等……那个时候……”


“好巧,”Mark的手摸下去,“我也硬了。”


“不是,”Eduardo被吻得有些缺氧,他拼命想抓住最后一丝理智,“你的意思是……”


“你喜欢我,Wardo。”Mark说着,从放在床边的包里掏出一罐润滑剂。


 


 


Dustin看了一眼校内网的页面,恍然大悟,“是Mark在向Wardo表白?”


Chris想到昨晚一夜未归的Mark,拍了拍Dustin的肩。


“不对啊,”Dustin又想起一件事,“之前Mark感冒之前那段时间Wardo天天住我们寝室,他怎么不趁机告白?”


Chris被Dustin问得一愣,“Mark说是为什么会感冒的?”


“洗澡水突然变冷,”Dustin摊手,“我特意去找了宿管,他们还让人来看了,说水管没问题,可能是意外。”


“也许,不是意外啊。”Chris想起了那阵子频繁更换的卫生间垃圾袋,意味深长地说道。


 


 


继Billy之后,Mark成为了H33的第二位失踪人口。而Eliot楼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尤其是经济系Eduardo寝室的隔壁总被凌晨时分准时响起的带着哭腔的哀求声弄得难以入眠。


终于,哈佛校委会在接连收到13封投诉信后,要求Eduardo就夜间干扰其他同学睡眠和学习的事情做出回应。


 


 


Eduardo收到这个通知的时候,正躺在床上,还是Mark念给他听的。


“Wardo,”Mark叠好通知单,摇了摇头,“我觉得寝室隔音应该再加强一点。”这明明是学校的错,怎么能怪Eduardo。


“……滚!”床上的团子发出了愤怒的低吼。


 


END


 


 


《Strange Things》就是怪奇物语


大概可以看作是 Eliot.avi(?)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