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ME】逻辑题

十六两糖:

关于ME如何和好,Twizzlers或成最大助攻。




“灯塔”服务是Facebook为寻找潜在广告商而提供的一项服务,它能够外链到其他购物网站,将用户最近的购买记录显示在首页上。这项服务上线的第二个星期,出现了全民抵制,Dan变得很焦灼,他觉得事情已经发酵成现在这个样子,公关部再不做出回应,Facebook会失去很多忠实用户的。为此,他在愁白三根头发之后,第四次跟Mark反应了这件事。


“再等等,”Mark看着屏幕,看都不看Dan一下,“再等一星期。”


Dan长叹一口气,真是CEO不急,急死PR!


“等什么啊!这真的不能等了!”Dan看着YouTube首页上又出现了一个号召抵制Facebook的新视频,看了一眼Mark的桌子,恨恨地踩了一下地面。


Facebook总部的全体员工都和Dan一样好奇,按照正常逻辑,他们的CEO做事雷厉风行,通常只有Mark嫌他们慢,这是第一次Mark叫他们等。


等什么呢?


 


终于,第三个星期的时候,Mark发博客致歉,态度诚恳,措辞真挚,一场风波就此平息。但是员工们很快又发现了新问题:他们的CEO不见了!


 


通常Mark给Sean打电话的点都比较……不合适,等30秒以上完全属于正常范畴,但是这次,Sean在电话接通30秒内就接了起来。


“Sean,”Mark想了想,决定先问出心中的疑惑,“为什么你这次接得这么快?”


隔着电话,Mark都能感受到对面的空气凝固了两秒,很快又传来了Sean的声音,哦不,Mark不确定是不是Sean的声音。


那是一阵暧昧的喘息。


“你……你有什么事快说!”Sean喘息着开口,“我这忙着呢!”


Mark眨了眨眼,觉得这可能是Sean和女伴的新花样,“明天开始过来帮我看一个星期的公司。”


说完,不等Sean反对就径自挂了电话。与此同时,一条短信发到Mark的手机上,他购买的今晚直飞新加坡的机票出票成功。


 


Eduardo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快递电话,说是他买的东西太多,需要当面签收。他挂了电话,想了三分钟也没理出头绪来,最近自己也没买东西啊。而且,按照正常逻辑,他买东西都喜欢写公司的地址,怎么会直接寄到家里去?


“抱歉,”Eduardo看着家门口站着的快递小哥,很是不好意思,“我今天加班晚了,等很久了吗?”


“嗯。”快递小哥的帽子压得很低,看不清表情。


Eduardo看了看地上的箱子,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小哥这次没回答,只是递了一张单子让他签字。


Eduardo看了一眼递过来的单子,签好名之后,打开门,发现小哥仍然站在那里不动。于是他说:“这么晚了,你应该还没吃饭吧……”快点去吃饭吧,我自己搬得动。


小哥飞快地点点头,然后抱起箱子,一个箭步跨进了屋子。


Eduardo有些震惊,“你……?”


“Wardo,”小哥摘下帽子,“是我。”


Eduardo愣住了,“你怎么……”


“Wardo,你需要我!”Mark说得斩钉截铁,“我是来帮你的!”


 


和打过官司的前挚友共处一室,并一起吃了晚饭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都是成年人了,官司打完再见面总不至于动手,但是气氛还是有一点微妙。


Eduardo看了看同样瘫在桌边的Mark一眼,希望对方能理解自己的眼神,自觉把碗洗了。


不过显然,他们之间如果早有这种默契,也不至于打一场官司了。


Mark没动,他定定地看着Eduardo,又重复了一遍:“你需要我,Wardo!”


Eduardo没理他,继续看着Mark。


小卷毛被看得不自在,皱了皱鼻子,“你这么看着我……”


“去把碗洗了。”Eduardo丢下这句话,转身回了书房。


 


Mark洗好碗,把大箱子搬到书房,砸在Eduardo的桌上,“Wardo,你需要我。”


“你他妈是卡带了吗?!”Eduardo怒了,从进门开始这个人就一直在重复这句话,谁他妈需要他啊?!


“不,不是……”语速快过747的小卷毛少见地卡壳了,“我是想说,你为什么买这么多Twizzlers?”


“什么?”这种反人类的东西,谁会买啊?


Mark熟练地从包里拿出一个裁纸刀,划开了桌上的箱子,满满一箱子的糖,Eduardo看得密集恐惧症都要被吓出来了。


“这都是什么?”Eduardo翻了翻箱子,全都是Twizzlers的包装袋,“我没买过这种东西!”


Mark看着Eduardo,皱眉。


Eduardo突然想到他刚刚签了一张快递单,他从废纸篓里翻出来,展平。


购买物一栏居然写得是“Mark Zuckerberg*1”!


Eduardo拿着那张快递单,扔在Mark的面前,“你他妈又玩什么把戏?!”


“不,不是我。”Mark觉得很奇怪,“你的Facebook账号显示这三个星期,你一直在成箱购买Twizzlers!”


说着,Mark把自己的电脑递了过去。


Eduardo看了一眼屏幕几乎要为Mark的演技鼓掌,“Mr.Zuckerberg,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用你的Facebook?”


语气很不友好,虽然用了尊称,但Mark知道Eduardo在生气。


“Wardo,我……”Mark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等,这是什么?”Eduardo在一堆糖里发现了一张白纸。


上面写着“I'm sorry.”


Eduardo把这张纸放在桌上,抱臂看着Mark。


Mark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唇,又张了张嘴。


“I……”那张纸上的字仿佛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I'm sorry,Wardo!”Mark看着Eduardo的眼睛,又说了一遍,“You need me!”


Eduardo淡淡地问:“For what?”他可不需要什么公式去给女孩子评分。


“你不喜欢吃这个,”Mark指了指箱子里的糖,“我可以帮你吃掉它!”


Eduardo闭了一下眼睛,“我可以扔掉。”


“浪费是可耻的。”小卷毛振振有词,“给我吃掉就不浪费了,而且你刚刚……把我签收了。”


Eduardo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咬牙切齿,“别拿着那张该死的快递单说事!”他又指了指箱子里的糖,“至于这箱东西,我可以拿去喂狗!”


Mark看着Eduardo不说话,眼睛睁得比平日里大了一号,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委屈。


Eduardo平复了一下心情,把桌上的快递单塞到Mark怀里,推着人往外走,“现在,带着你的快递单和你的Facebook离开我的家!”


“Wardo,你也是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Mark站在门口,说什么都不肯出去,“你需要我。”


Eduardo刚想说话反驳,就听见一声轻轻的“汪”。按照正常逻辑,这间房子的隔音效果那么好,就算有狗叫,在家里也应该听不见,但是现在他听见了。


Eduardo眨了眨眼睛,屋子里一下安静下来。


“汪。”Mark又叫了一声,“现在你可以用糖喂我了吗?”


 


两个星期过去了,Mark还没回来,而Sean终于累瘫在桌上。


“你们两个,”Sean冲视频里的两个人大声控诉,“为什么是我来做这件事?!”


“不然你是指望前CTO还是前PR?”Chris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提醒你一件事,前两个星期写的都是你的地址。”


“什么?!”Sean不敢置信,“不是寄到Eduardo那里的吗?”


“嘿嘿,虽然我做不了CEO,但是CTO也不是吃闲饭的,真寄过去万一Wardo提前发现了怎么办,”Dustin笑得很得意,顺势吐槽了一句,“而且,只有Mark才会相信Wardo的Facebook上那些‘灯塔’发出来的信息。”


“噢——不对,”Sean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真的要说起来,”Dustin摸了摸下巴,“你喘得太假了,跟犯病了似的。”


“你才犯病了!”挂了视频,Sean仔细琢磨了整件事,Mark平日里那么龟毛的一个人,怎么会因为三箱糖就飞去新加坡?


这个逻辑讲不通啊!


 


Facebook的新加坡分部员工喜迎总部CEO,一些希望晋升去总部的人说什么都不愿意放Mark回去,这反倒合了Mark的心意。于是他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分部开始了检查工作、开发新项目之类的事情。下班之后,他天天找借口往Eduardo的家里跑,从最开始的“帮忙吃糖”到“帮忙洗碗”再到“帮忙解决生理问题”,在这段时间里Eduardo陆续又收到几箱糖,分别是Chris、Dustin和Sean寄来的,Chris和Dustin都是祝贺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只有Sean声泪俱下地列了满满一张A4纸的理由,希望能说服Mark赶紧回去,他要撑不住了。


 


按照正常逻辑,因为打过官司的前挚友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糖就坐10小时飞机去找他,这合理吗?


Eduardo躺在Mark身边,支起半边身子,“你为什么会过来?”


“我说过了,”Mark凑上去亲了一口,“你需要我,Wardo。”说着,手从被子里摸过去,三秒之后,Mark满意地听见Eduardo骤然加速的呼吸声。


在Eduardo睡过去的前一秒,听见Mark问他:“那你怎么会签那张单子?”他记得,Eduardo明明看了一遍单子的。


“我以为是因为我太想你,所以出现幻觉了。”Eduardo累得不行,这句话几乎轻得像是梦呓。


Mark心满意足地又在Eduardo的嘴角亲了一口,看吧,你果然需要我。


他打开笔记本,往Chris的邮箱里发了一份Gay吧地址,又给Dustin寄了新款鲑鱼模型,至于Sean,他只在邮件里写了一句“再帮我看一个月公司。”


 


所有逻辑解释不了的事情都不正常,但是爱情不讲逻辑。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