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ME/ABO】光天化日(角色扮演pwp)

丿小魑✧*。٩(ˊᗜˋ*)و✧*.:


前言:上接 裙下之臣
预警:马总司机扮演,孕//期//play,伪强//暴//paly, 
车//震,dirty talk(假的)




加州的秋季还是很舒适的,太阳温暖但不晒人,再加上点微风,就很是怡人。适合外出逛街,野餐或者什么也不干的晒会儿太阳。最不适合的是穿着全套正装打着领带坐在露天停车场的车里。

Mark现在就处在这最不适的境地里,车内呼呼吹着的冷气也不能吹走他的焦躁,手指规律的敲着方向盘,这种减压方式完全没用。他将车窗到底,密闭的空间待久了让他有点透不过气。车外走过两个女性omega,对着他暧昧的笑,故意停在车边问时间。Mark冷着脸告诉这两位不隐藏性别气味的女士他也不知道,尽管他放在窗外的手上就戴着手表。两位女士愤怒的瞪了他一眼。Mark才不管礼不礼貌,这么低级的搭讪手法,他才懒得维持表面功夫。

再说这些omega还不是看着他坐着豪车,穿着名牌。真傻,真没见识。稍微懂点的就知道,他身上的衣服虽然是名牌,但是稍大,明显是统一发下来制服。而且没有有钱人买这款车是自己开的,都是乘坐。所以Mark只是一名司机。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要坐在车里不能离开,当然因为在等这车真正的主人。

说起这车的主人也是位omega,是那够聪明,够有见识的那类。只肖扫一眼Mark那明显廉价的配不上这身西服的领带就知道他的身份不高。与他截然相反的是,这位omega是如此高高在上,祖父辈便是富甲一方的商人,让他从小生长在温柔富贵乡里。又是omega幺子,更是备受宠爱的似在蜜罐里长大。在最适宜的年纪里嫁给了新贵富豪,继续过着奢靡的生活。身边净是与他同样出身的人,或者是凭着自身努力跨越了阶级的聪明人。而比起这些,他自身是那么聪慧优秀,更是漂亮。是的,这位omega相当好看,是Mark见过的omega里最好看的那个。眉目娇艳秀丽兼具异域风情,带着拉丁人独有的热辣。最好看的是那眼,总是盈盈的带着水光,幼鹿般清澈纯真。原本身材欣长四肢纤细,最近怀孕长胖了点,更添柔情。这位omega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Eduardo Saverin,哦,现在改姓Zuckerberg,姓不重要。主要是名字,Eduardo,四个音节有点长,发最后一个音节时舌尖需要划过牙齿,怎么念都是缠绵。

Mark还在念名字,那边例行孕检的人走出了医院,走进了阳光里。一下子就吸引了人全部注意力,阳光下,这人好似会发光。因为大肚而换上白衬衣休闲裤软底鞋,也消磨不了的高贵优雅。这位准妈妈还有些害羞,不好意思的遮了遮孕肚,好像这样别人就不知道他丈夫对他做过什么似的。其实根本没有必要,怀孕只会让他原本清贵的气质里糅合上成熟的风味,就如同这个季节里枝梢上带着露珠的红果,在等待瓜熟蒂落,最是诱人。

Mark迅速启动汽车,在等待的人身边滑停。下车打开后车门,恭敬的请Zuckerberg夫人上车。

“谢谢。”刻进骨子里的教养,对帮助的人回以礼貌。嗓音也如同调了蜜,软糯悦耳。

Mark一躬身算是回应。关上车门后坐回驾驶室往半山豪宅驶去。

omega上车就闭目休憩。

Mark从后视镜观察着。闭上眼睛进入梦乡的人最是柔和。也许是第一胎怀孕让这位小孕母受了些折磨,小少爷哪里吃过这种苦,白日里肚里不闹腾的时候加紧补眠。或许只是单纯的在昨晚被他那位丈夫折腾了。Mark佩服自己的机智,对,应该就是这样。这么一位小美人在侧,就合该折腾他。他们是法定的夫妻,怎么睡自己的omega都是合法的,都是受支持的。换成他根本不会让这个omega有下床的力气,这才是对这位美人最高的赞美。Mark感到车内多了一股沁香,特别好闻,闻的他都感到车厢里有点热。他也是个Alpha,当然想要omega,这是天性。现在他见到的最好的omega就在自己后座,睡的无知无觉。Mark在车子行进到半山的时候,没有和往常一样,而是继续直行,往山顶去。

*

停下的车子让Eduardo转醒,等了等也没人帮他开车门。Eduardo疑惑观察车外环境,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自己睡着的时候到了哪里?司机呢?带着疑问拉开了车门。

还没迈出去,眼前出现了一个人。是司机。挡住了去路。

“这是哪里?”Eduardo疑问。

Mark让开身子,指了指远处半山腰的别墅。那才是他们的目的地,Eduardo和他丈夫的家。

“送我回去。”Eduardo沉下声命令道。

“如果我说不呢?”

“你要什么?”Eduardo开始谈条件,他现在怀着孩子,能和平解决最好。

“您知道我的名字吗?”Mark没有回答问题,反而抛出了个问题。

Eduardo哑然。“那你叫什么呢?”

“您也不用知道,只需清楚我是您的爱慕者。不会真正伤害您。”Mark说的真切。

“包括我的孩子。”Eduardo补充道。

“那要看您配合。”对方没有答应,反而提出威胁。

Eduardo强压着怒意,“你应该清楚我丈夫的身份。”

“只是个程序员而已。”Mark说的不在意,“再说,他现在在哪里呢?又有谁知道您在这里呢?”说着便伸手想要触碰Eduardo。

Eduardo侧身躲过,流露出一丝厌恶。这激怒了本就对此敏感的人,没有比雄性Alpha被自己心仪的omega厌恶更受挫。Mark伸手按住Eduardo的肩膀,六个月的肚子已经大的让他行动失去轻便,又坐在车内,动作更不灵敏,一下就被获住。

被Alpha压制住,让Eduardo本能的感到危险。只有放低了身段,“你要钱?只要提出数目,我和我丈夫都能满足....”

Mark发出嗤笑打断Eduardo的话,“我当然知道你们有钱,而且是很多钱。可我不要钱。”伸手拍了拍Eduardo娇嫩白净的脸颊,带了点羞辱的意味,就像Eduardo拿钱羞辱他。

“你要什么?”Eduardo尽量不让自己往最坏的情况想,但声音里还是泄露了他的恐惧。

“看来您明白了。”Mark开心起来。他要的就是Eduardo想到的那最可怕情形。

Eduardo克制住害怕的情绪外露,这只会激起施虐者的兴趣。一手护住肚子,另一手去推压制自己的手,身子不住的往后缩,想挣离现在的处境。

Mark怎么可能让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就这么逃脱,倾身单手就扣住了omega,阻拦了他的退路。另一手去摸肚皮。果然,刚一抚上,就制止了这小孕母的挣扎。抓捕结束,猎物到手,接下去就是拆吃入腹。Mark愉悦的感受这手底下的颤抖,因挣扎凌乱的发丝和脸颊的酡红都让他心情舒畅。

“这样才对,安全手册上的教导不是说要顺从嘛。伤害您不是我的目的,我只是忍不住,您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没有一个Alpha不想着占有您这样的omega。”Mark凑近Eduardo,不住的嗅着,果然是缤纷的热带果味啊,如同这只omega一样香甜多汁。

Eduardo蜷起身子,免得这不知轻重的粗人伤到他还未出世的宝宝。“请放过我,我在神面前起过誓要对我丈夫忠贞不二。何况,何况,我还怀着孩子。”

omega说的可怜极了,巴掌大的小脸皱了起来,浓密纤长的睫毛上缀着泪珠,吸着小巧的鼻子不让眼泪落下来。可这并不能激起精虫上脑雄性的同情心,妈的,这可怜可爱的纯情劲儿,只会让人更想侵犯他玷污他。

Mark也不回答,动手就要撕Eduardo的衬衣。

“停,停下。我可以,我可以用手。”Eduardo左躲右闪,妥协道。

Mark皱眉,“用手?”

Eduardo只是抬眼看他,他说不出口,光是想就让他羞耻。“你听到了的。”

不给放行的外链

Mark将脱力的Eduardo整理好抱到副驾驶,俯身拉过安全带扣上。回身时,被Eduardo拉住。

“别动。”omega嗓音还没恢复,带着情欲过后的暗哑。拉着Mark的手放在肚子上,感受到波浪一样的翻滚,特别是Mark的掌心触碰到有力的拱起,这是和他击掌?不可抑制的勾起嘴角。

“你弄醒他了。”Eduardo看着开心的人挺不开心的,孩子本就闹腾,现在闹腾的更厉害了,翻了好几个滚。

“不是我,是信息素。”医生也说宝宝喜欢信息素,孕期最好多多提供。

“医生说的不是这个方式。”Eduardo脸红。

Mark关上车门。

“Mark,不用担心,一般Alpha打不过我。刚才我有十八种方式可以摆脱困境。”回家的路上,Eduardo半睡半醒的说。

“睡吧。”Mark安抚到。所幸睡着的人也不需要回答。Mark当然知道Eduardo可以摆脱掉,他也有能力保护自己的omega,刚才那种情况根本不会出现。可难道让他承认打不过自己的omega?没有一个Alpha会有这种勇气的。

评论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