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TSN ME] 猜不透 01

瓜:

“嘟—嘟—”看了眼来电显示,MARK有点犹豫了,在他准备接的一秒前,铃声戛然而止。随即而来的,是条短信。


“IT'S  OVER。”—Eduardo Saverin。


MARK没想到这是Eduardo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他本以为在之后的质证会还能见到Eduardo,却没想到他同意了和解。就这样,一纸合约了结了一切。他本以为在之后还能有机会见到Eduardo,却没想Eduardo走了,把他一个人扔在了这里。


MARK不懂,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像脱轨的列车一样完全不受控制。


Chris问他,这就是你想要的么,把Eduardo从FACEBOOK逼走,让他成为教科书上的典型案例。


“不,”他无力的解释道,“我只是不知道他们会做的这么狠。”


“MARK,你是真的不知道么?”留下这句话,Chris走出了办公室。


“SORRY?”


"HE`S WIRED IN."


"IS HE?"


"YES。"


MARK知道Eduardo会生气会发火,但他没想到Eduardo砸了他的电脑。被砸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很快他又恢复过来。在他还没想清楚之前他的大脑先行一步,说了些听上去非常残忍的话,他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在接着,Eduardo说了那句I`M COMING BACK FOR EVERYTHING。而他,就开始等着。等着Eduardo说的来拿回一切,可他并没有。他走了,将一切都留给自己。


MARK已经忘了争执的起源在哪里,是SEAN?还是广告?又或者是Eduardo不在他身边?他每次想到什么些新的主意都想告诉Eduardo,可Eduardo不在他身边,在纽约,一方面是实习,另一方面是为了网站拉广告。他曾经跟Eduardo说过,网站在早期不需要靠广告盈利,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总有天你要用到的,再说,现在存点钱以后可以用来做别的支出。最后怎么了,他妥协了,用了一小部分的空间做广告,而挣的那笔钱最后作为那个夏天的房租和置换新的服务器用了。


他知道Eduardo不喜欢SEAN。但他不知道SEAN会去主动挑衅Eduardo,他若是知道,其实他知不知道有差么。他或许还是会放任SEAN挑衅Eduardo,因为那是Eduardo自找的,Eduardo不在他身边,所以,SEAN渐渐的代替了他的一些工作。他只想提醒Eduardo,让他尽早来自己身边,却没想到搞砸了。


至于SEAN,从来不是矛盾的焦点。他只是一切的催化剂。Eduardo不喜欢SEAN的作风,但他那时需要SEAN的经验,以及Eduardo那时还没看出FACEBOOK的潜力而SEAN却已经看到了未来无穷的潜力。SEAN看不惯Eduardo那套商人做派,他虽然是公司的CFO,可来公司的次数屈指可数。尽管他人缘不错,但其他成员也觉得仍有层隔阂在,他们不是一路人。尤其在后期,他们为了广告又或者是SEAN在争吵时,他也不是立即给出回复,总是要说我要跟我父亲汇报商量下,之后再谈。当这样的次数多了的时候,公司的其他成员开始质疑Eduardo的能力时,而这却是MARK最不想看到的,他希望Eduardo被大家所承认,所认可,尽管Eduardo对电脑编程一窍不通。他认同Eduardo对于公司的付出。


他有点后悔稀释Eduardo的股份了。如果那天好好说,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他还记得那天他打电话给Eduardo,告诉他自己既往不咎,原谅Eduardo冻结账户的行为,但要他赶过来签署一份“合约”,Eduardo果然答应了。在Eduardo进办公室签署合约的时候,他是心虚的,他跟Dustin在外面聊着天,他假装毫不在意那里发生的一切,却有隐约有点期待,视线不自觉的飘过。其实,他已经有点忘记了,那天是百日会员日,而SEAN的生日又离的很近,在办公室的公共区域已经准备了SEAN的庆生物品。 而Eduardo,在签好那一纸死亡合约时,立即察觉到不对劲,面前律师的神色,等他再次看清合约时,说不请当时心里的感受,愤怒占据了大部分。他大步向前,一边走一边叫着MARK的名字,却发现众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着不满、惊慌、更多的是陌生。是的,很多人对他感到生疏,一如他对这里的一切感到陌生一样。尤其是他想到他在海岸的那边努力的找广告商只是想让这些人过的好点,而他们却曲解了他的本意,以为他是要破坏一切的,对着公司揣摩着恶意时,他更加愤怒了。他想尽管我不懂编程之类的,但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在意它。仅仅因为这是MARK的,而他,则是守护这一切,可现在,他却被这个他一直以来保护的人给暗算了,他才意识到,原来MARK才是那个狠的人。不愧是击剑队的队长,王牌选手,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致命伤。他在他的心上划上了一道又一道伤痕,伤口总要愈合,总不能不管它让他溃烂。


那场跟WINKLEVOSS兄弟的官司上,Eduardo是在百日会员日后首次见到MARK。心底的那道疤又开始隐约作痛,而MARK在质证会上的表现让他更加心灰意冷。MARK从未表现过的强硬、锋利在他面前展现了出来,他暂时有点无法接受。他从没想到MARK的口才如此厉害,之前也只是担心他才会去担任证人,而现在看来,他显然多此一举。在之后,他便不曾出现在证人席上。他知道MARK自己也可以搞定,并不需要自己。


在他起诉MARK的那场官司中,在快结案时,他给他的律师Gretchen打了电话,说要求和解,让她连夜起草和解书。他的律师那位女士Gretchen有点担心他,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拒绝了,他告诉Gretchen,他只想尽快解决这一切。他想立刻这里。不可否认,Gretchen的效率很高,第二天一早,和解书已经完成。而他,签好字就走了。


当MARK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留给他的,只有那份和解协议书。他冷漠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心里开始倒数。他在算日子,在想Eduardo还会有多久来找他。他想,只要他来,自己在好好道歉,事情总会过去,Eduardo总会在他身后,一个转身的距离。他还在等,等Eduardo来找他。


没等到Eduardo来找他,他自己先倒了下来。 那段时间FACEBOOK进入疯狂的扩张期,他跟Dustin两个人死死的守住网站,就怕网站崩溃了,若网站崩溃了,一切就完了。而他忘了自己多久没有休息,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倒在电脑前,若不Chris到他办公室有事跟他商议,恐怕没人会发现他。 之后,他被要求正常的吃饭跟睡觉。不能在跟之前那样,随意的喝着红牛,在见广告商或者研讨会议中休息就当睡觉了。


“MARK,你听着,你必须好好的,正常的吃饭跟睡眠,OK?”


“......”


“Eduardo虽然走了。可他还是会回来的,你觉得你这样子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留下这些话,Chris离开了办公室。


在之后的日子里,MARK的饮食跟睡眠都有了很好的改善。


SEAN没想到有天Eduardo会回来,还是为了MARK回来的。


最先发现MARK不对劲的是Dustin。


那天Dustin照旧网站问题跟MARK讨论,讨论到一半,他发现MARK停止了编程的动作,有点呆呆的可以说是傻傻的看着电脑,问MARK怎么了,他说没事,就想到新的创意,要拿本子记录下来,怕一会忘记了,就让Dustin出去了。


第二个发现MARK不对的是SEAN。SEAN尽管不在管理FACEBOOK的事务了,但他偶尔还是会回去看看的,他对FACEBOOK还是很有感情的。那天他跟MARK在商讨着FACEBOOK之后该如何发展时,MARK晃了下神,在之后他停下了手上正在敲的代码。SEAN觉得有点奇怪。 在之后就去找Dustin了,告诉他这件有点可疑的事情了。 Dustin找了Chris,他想Chris一定知道MARK怎么了。答案让他们吓了一跳,MARK无法继续编程,尽管那些代码存在在他脑海里,但他的手始终无法正确的将他们记录出来。


他们把MARK送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既然不是外因,那就是心结了。而让MARK如此纠结的,他们想了想也就只有Eduardo了。但他们现在担心的是,Eduardo是否会回来?在过去,他是那个MARK说一声 I NEED YOU,便可以穿越半个校园就到他身边,无论何时都I'M ON MY WAY的Eduardo,而现在,他们不敢确定。毕竟当时谁都没想到,会有这样一种情况在等着他们。


联系Eduardo的是Chris,他们还保持着联系。在接到Chris的电话后,Eduardo有一瞬间的犹豫,但他知道Chris不是那种会拿这么重要事情来开玩笑的人,便立即前往FACEBOOK的所在地。 


经过近20个小时的颠簸旅程后,Eduardo到了加州。而这一次的加州之旅,他并不是一个人,他的大哥ALEX跟他一起来了。


当他来到FACEBOOK的总部时,在前台表明自己身份时想要进去见MARK时却被遭到了拒绝。他想难不成这是新的羞辱的方式?反正他也不在乎,看来MARK是真的没事,他只是又一次的多担心了犯了傻而已。转身想要离开时,却被拦下了下来。


拦下Eduardo的是Dustin。他们当时在办公室等Eduardo等了很久,直到以为他不来了,毕竟他们对Eduardo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没道理人家一定要来,准备放弃的时候,前台的电话来了,说有位Eduardo要见总裁,请问是否放行。“当然是放。”他们太过激动直接挂了电话。可又过了一会发现Eduardo仍旧没有来,Dustin坐不住了,他说我都这么久没见到他了,我要先下去抱抱他,等一会他上来了我就没机会了。


TBC


文笔捉急 欢迎留言。 OTZ



评论

热度(53)

  1. 苏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