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让未来始于一夜情(上)

只能如此倾诉的情肠:

纽约有很多24小时服务的小电影院,我随便挑了一间走进去,这个周末的夜晚就在这里打发罢,要是困了还能睡一会儿。里面黑咕隆咚的,只除了荧幕上有亮光,我转了一圈发现这里的观众清一色是男性,而荧幕上放着的恰巧是我最熟悉却又是此刻最不想见的情色戏。
only for gay
有些座位上明显已经有人开始在亲热,若隐若现地,我也不想看清,于是挑了个最后面的角落位置。然而我才刚坐下就有人跟着坐到了旁边,并且在我猜想这人是不是会有所图谋的时候,他的手已经轻轻地抚在了我的大腿上。动作非常温柔,显然是在试探。我侧眼看了看他,头戴着一顶有五角星的帽子,瞧五官也是个东方人。那人发现我在看他,朝我笑了笑。出于习惯性的礼貌,我也下意识地对他笑了一笑。估计被对方理解为许可,他竟然将手伸到我的腿间。
“No”本能的条件反射。
这个人倒是够绅士,马上停止了动作,把手缩回去。
“Sorry”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我,目光恰到好处地友善却带着一点点侵略,我觉得我的右脸在这种注视下开始微微发烫。“你是华人吗?”我换了中文问他。他的眼睛倏忽便亮了起来,字正腔圆地回答:“我来自北京。”他的声音很低,很有磁性,让我想起地球另一端的师哥,实在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干脆起身离开。

没想到他也跟在我身后追了出来。我回头看,这才发现他身材高大,一身紧绷绷的腱子肉,跟刚才的和善笑容与温柔的动作都格外不相符。他身上穿得很讲究,浅黑色的风衣质地很好,样子倒不像什么坏人。他又朝前两步,向我伸出手来:“你好,我叫胡军。
“……”
“……”他还是固执地伸着手。
我只好也伸出手去,“刘烨。”
胡军带我进了旁边一家咖啡店,说一起聊个天。然后抬手指了指对面二楼上阳台放着几盆花的窗口,说:“那是我住的屋子。”我们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点了咖啡。他直接地问我是不是同性恋,看见我不置可否地笑,又说:“你不好意思承认吗?我是的,这没有什么不能见人。”听他这样说,我反倒放松下来。
“你常常来这些电影院吗?”我问。“很有需要又没有固定对象的时候,我会去。”“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今晚的计划了?”
胡军耸耸肩说没有关系,“看起来你好像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我点头,告诉他我把钥匙忘家里了,只好找个地方打发时间,等明天房东给送钥匙过来。“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到我家去,我那里有个沙发床,可以拉出来让你睡。”
犹豫。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然而,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心下有个声音悄悄在说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和师哥都……反正这人也不讨厌。忍不住自嘲地笑笑,我点头说:“如果不会给你造成不方便的话。”胡军脸上顿时露出喜色,眼底仿佛有光:“噢,原来你是上帝今晚送给我的礼物!”

我知道,我今晚绝对不会睡在沙发床上。

评论

热度(33)

  1. 苏漓只能如此倾诉的情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