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

【军烨】今夜(现实向同人)1-2

陆小仙:

1、世纪大重逢?




 名单的消息确定了之后,我告诉助理先回去,然后一个人开着车去了龙潭公园。




 此时正是春夏之交的光景,乍暖还寒,白天公园人不多,我坐在长椅上看着眼前重建了八百次几乎认不出的景色,心里的火再也压不住,妈的,老子现在一把火烧了湖南台的心都有!三顾茅庐,打的原来是这么个算盘,师兄弟世纪大重逢?真是观众喜闻乐见的戏码。




 思索半天,还是难以平静下来,当初断了联系,说好不再招他的,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一下午的时间想了很多,除了对湖南台的一肚子火,难以避免地想起了过去跟他一起的那些日子。人也真是奇怪,离得越远的事情,记的倒是越清楚。也可能是我老了,听说人老了就会这样。




 烨子会不会也觉得我老了?如果烨子见了我,发现我老了胖了,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他会有什么反应?我思考了半天,并没想出什么结果来。




 这么些年,分别的戏码在脑海里重演了千次,倒是从没想过重逢会是什么场景。




2、拥抱




 第一期节目录制是在陕西子洲,需要先飞到榆林机场然后再转车过去。




 我带着康儿走进机场餐厅的时候,只有林永健和他儿子大竣坐在桌旁吃着饭,我松了口气,刚才来的路上我还在想,万一到了发现只有烨子在,那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我跟老林只差两岁,喝了几口酒之后我俩就唠开了,他夸康儿独立,我一转头,这不就自己吃饭呢吗,有什么独立的?老林接着说,“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家大竣,哎呀妈呀吃饭那叫一个费劲……”我听着他逗趣的语气不由得也跟着笑了,心情放松了许多,但手心还是不停冒汗。




 正说着话,门口一阵响动,我一抬头,看见一个黑影走进来。是烨子!我心一沉,脱口而出一句“我操”。




 老林看了我一眼,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这满屋子都是摄影机,好像知道我可能会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举动一样。我不无惊讶地看着他,心想,得,这又是一知情人士……再想想这圈子本来也就这么大,谁又能瞒得过谁,我没说什么,点点头应了一声,整理好情绪,起身向烨子走过去。




 能看出烨子也很紧张,他看见我,身子明显僵硬了许多,戴着墨镜也忘了摘,听见他小声叫了句“师哥”,我脸上差点挂不住了,我都能想象自己现在的表情,万千思绪全涌上来,又想克制,又想冲动,这表情还有得看吗?




 我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直到发现身边还有个小家伙正抬头望着我,我朝他笑了笑,“Hello!”




 小家伙愣愣的没什么反应,烨子一把搂过孩子,语无伦次地说,“那个,这,这不叫胡伯伯……应该叫胡叔叔……胡伯伯……呃,快叫胡叔叔!”




 我很惊讶诺一居然没有被他爸绕晕,乖巧地叫了一声胡叔叔,我应着,也没顾上纠正到底还是叫错了的称呼,揉了揉诺一的头发,使劲盯着他的脑瓜顶,不敢抬头看烨子。




 我正寻思着应该说点什么,余光扫到老林一把拽住正想朝我们冲过来的大竣,“吃你的!你过去干啥?”烨子的目光果然被那边吸引过去,转身走向了他们,我松了口气,默默在心里给老林记了一功。




 我站在原地看见诺一好奇地望着我们,心想这孩子的眼睛果然跟他很像。“忽闪忽闪”已经是我在描述一双眼睛的时候能想到的最美的形容词了,我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看见第二双这样的眼睛。




 这时候烨子已经摘下墨镜走了过来,我平静了许多,向他伸出手去准备握个手来一个正式的世纪重逢,谁知道他直接两只手环过来,变成了拥抱。




 上一秒我还思索着怎么才能不那么尴尬,下一秒他已经在我怀里了。




 烨子有点胖了,硬实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么干瘦。离开他的怀抱时,一句“你胖了”差点脱口而出,转念一想我念什么台词啊,已经够尴尬的了。




 这顿饭期间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交谈,倒是老林一直在说着话,话题大多围绕着孩子,我听着觉得像是在给我俩提醒儿。我看看康儿,他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小子自从来了就没什么表情,我知道他这是没放开呢,他要是撒开欢可跟高冷一点沾不上边。






 吃完饭我们一起去了专用候机室,诺一和大竣已经在一起玩成一团,康儿站在一旁偶尔瞟他们几眼,我知道他是想加入又不好意思,我嚼着口香糖假装漫不经心地劝他去跟弟弟们一起玩,他撇撇嘴说:“幼稚。”我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心想你小子真成,多大点儿孩子说别人幼稚。




 这时候诺一跑过来,兴奋得手舞足蹈,对烨子说:“那个,我和他们……还有他,一起睡觉,然后你跟他们所有的爸爸一起睡觉。”




 烨子听见这话一脸惊讶,我也险些被口香糖噎住,但是看见他这副样子,忍不住想逗逗他,于是我问诺一:“然后我们三个一块儿睡啊?”




 谁知道诺一完美地领悟到了我话里的意思,用小手指了指他爹又指了指我,“你们两个一块睡!”




 我长长地“哦”了一声,在心里已经笑得不行,烨子彻底无语,瞟了我一眼后一把拽过诺一,严肃地对他说了几句话,说完又瞟了我一眼,脸上依旧是不太高兴的样子,跟着起身就出去了。




 我傻坐在那半天,不知道该不该跟出去,最后下定决心,抬头向孩子们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老林已经盯着我看了很久了,看见我抬头,他手一挥,示意我赶紧去吧。






 我跟着烨子走出了候机室,正愁不知道去哪找他,转身看见他正靠在候机室不远处的公共阅读架上看着我,周围没有人,我向他走过去,忙不迭地就开始解释,“烨子,我是真不知道这节目你也来……”




 他扬了扬嘴角,接我的话,“早知道我来,师哥说什么也不能来啊。”


 我一脸尴尬地杵在那,倒是他大方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师哥,事儿都过去多长时间了,有什么大不了啊,你想太多了。”




 我心想你丫跟我在这装什么豁达啊,刚才连教儿子叫胡伯伯都结结巴巴的人可不是我。




 我不好说穿,就故意顺着他的话说,“你要真能这么想,也挺好,你可不知道卢芳听说这期嘉宾里有你之后,那脸直接就拉下来了!这下好了,咱们俩啊就在镜头前让她看看,我们光明磊落着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烨子听完这话脸都绿了,瞪着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看见他这样,我的表情柔和下来,语气也温柔了许多,凑到他耳旁轻声问,“还逞能吗?”




 我感觉他整个人瞬间软了下来,刚才给自己营造的那股子“生人勿近”的气场没了大半,我抬起头看着他,他皱着眉头,眼睛忽闪忽闪地眨,好像有无数话想对我讲,却又不肯开口说出一个字。




 良久,他叹了口气说,“师哥,我结婚六年了,娃也生了俩,我……很爱我媳妇儿,我也懂了你当初说的担责任是什么感觉了,真的,我早就不怨你了,你也别怨我,所以师哥,我就一句话,我们……别重蹈覆辙了。”




 烨子说完这句,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候机室,留下我一个人愣在原地。听见他这么说,我倒有点出乎意料,08年后,我们几乎就没再好好一起说过话了,这次再见,烨子真的变了很多。




 这些年,我们之间像是隔了一条河,我们望不到对岸,却能想象出对岸也是一样的光景。你有多不好过,我都知道,因为我也是一样。当时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再见,一定要好好跟那人讲讲自己这些年来的苦楚。




 如今见到了,却又没了那样的想法。眼下我们都已经儿女双全,再提当年的苦实在是没什么必要。走一步算一步吧,也许有些狭路相逢就是命中注定呢?

评论

热度(193)

  1. 苏漓陆小仙 转载了此文字